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谷歌VR、AR缘何冰火两重天?

该产品依旧采用眼镜形态,搭载高通专为VR/AR设计的骁龙 XR1计算平台,支持USB-C充电功能,将应用于物流、制造、医疗等行业解决方案。从售价来看,谷歌对AR硬件是认真的。
发布时间:2019-05-27 09:11        来源:中国电子报        作者:张心怡

本月,谷歌在VR、AR领域动作不断,VR、AR的布局却呈现两极分化局面。在一年一度的谷歌I/O大会上,AR方面公布了一系列的软件强化、平台更新、AI加持以及搜索和导航应用,VR方面的唯一消息却是谷歌新机Pixel 3a不支持自家的Daydream VR平台。紧接着,谷歌宣布运行四年的全景视频拼接服务平台Google Jump将在6月28日关闭,转而又公布了AR眼镜Google Glass企业版的回归。一个走向沉寂,一个欣欣向荣,谷歌VR、AR为何冰火两重天?

迷茫的VR

这是谷歌自2014年以来,第一次没有在I/O大会上更新VR相关的进展。此前,谷歌VR/AR负责人Clay Bavor已经宣布今年没有VR新机。今年3月,谷歌关闭了VR创作工作室Spotlight Stories,近期又关闭了运营4年的Jump平台。不禁让人好奇,谷歌VR到底怎么了?

谷歌VR兴起于“纸板VR”Cardboard。可以说,2014年至2016年是谷歌VR的辉煌时期。在2014年I/O大会上,谷歌展出了VR盒子Google Cardboard。这款设备成本不足十元,任何人都可以根据谷歌公开的图纸用透镜、磁铁等材料DIY,放入手机即可实现初级VR体验,至2016年初就实现了500万销量。2015年I/O大会,谷歌发布了镜头组、软件、播放平台组成的“虚拟现实录制生态系统”Google Jump。2016年I/O大会,谷歌发布了全新的移动VR平台Daydream,并于11月推出了Daydream View头显(VR盒子),在当年实现了26万出货量(Superdata数据)。

然而,消费者的新鲜劲儿来的快,去的也快。2017年至2018年,手机VR销量急剧下降。Super Data数据显示,2016年VR设备出货630万台,其中手机VR阵营的三星Gear VR出货450万台,谷歌Daydream View 26万台;PC VR阵营的PS VR出货75万台,HTC Vive 42万台,Oculus Rift 24万台。2017年,Gear VR出货量降至371万台,Daydream View降至15万台,PS VR升至169万台、Oculus Rift升至32万台。2018年,手机VR再难与PC VR及异军突起的一体机抗衡,PS VR出货130万台,成为当年最红火的VR设备;一体机Oculus Go出货110万台,HTC Vive出货20万台,Oculus Rift、HTC Vive Focus各出货10万台;Gear VR出货量降至60万台,Daydream View已然榜上无名。

谷歌、三星领衔的手机VR为何凉的这么快?NOLO CMO徐晨向《中国电子报》记者指出,从Google进入VR领域到现在为止的5年时间里,VR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产品形态、产品体验与5年前的Cardboard相比有着飞跃性的提升。Google Jump是3DoF的360度视频,Cardboard、Daydream View是低成本进入VR的廉价体验,缺少了VR最重要的复合直觉的交互,本质上与用户的需求不匹配,必将被市场迭代。

网易影核互娱总经理曹安洁也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手机VR是在VR技术兴起时期,各个大厂为了让用户更快接触VR、体验VR所做的便捷窗口,本身就是一种过渡形态。手机的主要作用是通信,除了显示和计算模块,其他模块对VR本身并没有帮助。而VR看重的捕捉、定位等模块,无法在手机得到充分的发挥。作为一种中间形态的产品,在VR市场走向成熟的过程中出现下滑属于正常现象。

在Daydream生态平台的构建上,谷歌也缺乏有力的抓手。在手机方面,Galaxy S10系列和谷歌今年的新机Pixel 3a都不兼容Daydream。在一体机方面,采用Daydream平台的主力VR也只有联想Mirage系列。谷歌未能利用Daydream组织起有效的生态系统。

徐晨向记者指出,生态系统的建立,需要硬件、产品形态、产品体验、开发者友好度、市场(C端)用户接受度协同发展。Daydream生态系统的入口是硬件,如果硬件缺乏市场接受度,平台也将难以维系。

当然,个别项目的关停、滞缓不代表谷歌VR已经无路可走。作为出产黑科技的Powerhouse,将创意快速包装成项目,在运营过程中舍弃错的,留下对的,很符合谷歌自由开放的“人设”。谷歌在AR的布局也是经历过停售硬件、关闭平台等一系列挫折之后才找到正确方向,从“白日梦”醒来,或许是谷歌重构VR价值的第一步。

起飞的AR

与开局顺利但后续乏力的VR不同,谷歌的AR业务开局不利,却渐渐摸清了门路。根据谷歌在I/O大会上公布的数据,ARCore应用已超1000个,支持设备超过4亿台。

2012年,AR眼镜Google Glass现身谷歌I/O大会。但高昂的价格、较低的市场接受度让谷歌在2015年停售了这款设备。随后,谷歌着手开发Project Tango原型机,可联想、华硕推出的Tango手机都没有多大的水花。2017年,谷歌结合操作系统优势,推出了苹果ARKit的竞品谷歌ARCore平台,终于开启在手机AR方面与苹果划江而治的新篇章。

曹安洁向记者表示,在手机产品中加载VR功能,很难达到良好的体验,也无法留住用户。而AR和手机有天然的“match”(匹配),与手机的结合也能展现出AR的特性,在AR的生态体系,谷歌会更成功。

除操作系统外,AR业务还充分融合了谷歌在人工智能方面的优势。ARCore和Google Lens都加入了机器学习功能。例如,新版ARCore在光估测的API中增加了环境HDR光照效果,增强虚拟模型的真实感;利用Google Lens功能拍摄美食会显示菜谱,拍摄收据会计算费用等,AI已经成为AR增长的新引擎。

在2C端形成移动AR矩阵的同时,谷歌也没有放弃2B端和AR硬件。5月21日,谷歌公布了第二代Google Glass企业版。该产品依旧采用眼镜形态,搭载高通专为VR/AR设计的骁龙 XR1计算平台,支持USB-C充电功能,将应用于物流、制造、医疗等行业解决方案。

从售价来看,谷歌对AR硬件是认真的。经过行业方案的打磨与验证,Google Glass还有可能重返消费市场吗?0glass创始人苏波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谷歌眼镜在2015年停产,主要有三个原因。在市场切入方面,Google Glass过早进入消费者市场,没有经过军事、工业、商业应用的检验;在产品设计方面,单目AR眼镜违背人体工学,在工作、生活场景下,一只眼睛一年要观看上千个小时的AR内容,不利于使用者的视力健康。而且单目眼镜可视角一般在15度至20度之间,呈现的信息非常有限。在隐私保护方面,Google Glass 2012年一经推出就主打社交,在欧美涉及隐私保护问题。如今,卷土重来的Google Glass要在B端市场站稳脚跟,首先需要解决单目设计的局限;至于重回C端市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个人消费品,还需要社会伦理和法律体系的重构与支持。目前来看,这款让谷歌虐恋七年的产品不会像Cardboard那样“转瞬即逝”,但能否成为爆款产品,甚至成为新一代计算平台的流量入口,还需要更长久的检验。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