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悦读 | 从书信到微信,70年的通信变迁

由于当时中苏矛盾升级,边防军队戒备紧张,三叔父始终未能回乡看望奶奶,直到70年代末奶奶辞世,母子二人未能谋面,成为他(她)们终生的憾事,要是当时有微信的话,母子二人可用语音和视频聊天,奶奶脸上一定绽放岀笑容来。
发布时间:2019-07-01 14:34        来源:通信产业网        作者:任学良

从1949年到2019年伟大的祖国迎来她的七十华诞,70年前祖国百废待兴,70年后祖国百业昌盛。在这沧桑巨变的七十年里,我们一家四代人见证了寻常百家庭通信方式发生的地覆天翻日新月异的变迁,令人感慨万千。现在你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人们拿着智能手机玩微信,文字切换自如,语音视频轻松随便。然而在70年前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令人不敢相信。

70年前的1949年已升为解放军某部团政治委员的三叔父任子祥驻守在黑龙江省虎林县,与当时的苏联隔鸭绿江相望。少小参军离家20多年未与母亲(我的奶奶)谋面,母子相思欲断肠的心情可想而知。由于当时交通条件所限,三叔父每次写的信件50多天后奶奶才能收到,每逢收到三叔父的信件和黑白照片,奶奶哭成泪人。由于刚刚解放,军队任务吃紧,三叔父无暇回乡探母。常见奶奶拄着拐杖手搭凉棚站在村口瞭望,企盼隔六七天才来一回的乡邮员的到来。每逢乡邮员王德安走过来,奶奶紧紧握住他的手,不管有没有奶奶的信件,她总要双手捂住邮包,眼泪夺眶而出,令在场的人感到母思子的心酸而落泪。

信件

60到70年代,村里农业社也安上了手摇电话,三叔父将电话打到村委会的办公室,村干部将奶奶掺扶进办公室接电话。奶奶颤抖的双手不知如何拿听筒,当别人把听筒捂到她耳朵时,由于距离太远(黑龙省虎林县到山西省阳高县的一个村庄),杂音太大,加上线路信号弱以及当时设备的值量差等等,奶奶听不清时断时续三叔父传来的微弱说话声而嚎啕大哭。由于当时中苏矛盾升级,边防军队戒备紧张,三叔父始终未能回乡看望奶奶,直到70年代末奶奶辞世,母子二人未能谋面,成为他(她)们终生的憾事,要是当时有微信的话,母子二人可用语音和视频聊天,奶奶脸上一定绽放岀笑容来。

手摇电话机

1981年国家对普通家庭安装电话实行放开政策,但刚开始安装费就好几千元,话费也昂贵,经济好的家庭才安装。一般人只能到公用电话处打电话,我常常在公话厅与三叔父通电话时互相的声音很清晰明亮,虽然彼此相隔好几千里,犹在跟前说话一样,有时通话长达20多分钟,彼此才感到欣慰。

进入90年代初,大款们和企业领导以及基层政府官员用上了第一代移动电话“大哥大”,当时开着桑塔纳车,手提“大哥大”是身份的象征。90年代后期普通人们也用上了翻盖手机和小灵通。那时我买了一部“三晋通小灵通”,与远在黑龙江虎林县的三叔父通话方便了许多,不再受时间地点等条件的限制。此时的三叔父已转员到地方任职,与我的通话次数也多了起来,通话方式由落后到先进快捷的改变,拉近了亲人们之间的距离。此时三叔父与我们通话不仅仅是对亲人的关切与惦念,更多方面是对家乡的眷恋乡愁。然而一生戎马生涯身有两处弹伤的三叔父于90年代末与世长辞,由于工作原因,他从16岁参军,再未回过生他养他的故乡,直至忠骨埋异乡。我虽未与三叔父谋过面,但幸逢盛世利用先进的通讯手段,与三叔父多次通话,互相之间的声音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熟悉。遗憾的是三叔父在世时互联网还没有用运到老百姓的实际生活中,未能象现在的智能手机一样,彼此能视频通话。现在回想起来,留下的是无限的思念与惆怅。

80年代电话lP卡

进入21世纪,我国的通信事业发展突飞猛进,互联网迅速发展。QQ,微信很快进入人们的生活,成为平头百姓互相交流分享心情的主要平台。现在的智能手机为无数的国人带来沟通的便捷与快乐,音画同步的通信方式不仅年青人在用,老年人少年儿童也会用,不管距离多远,沟通十分方便。2017年我女婿因公在奥大利亚出差,虽然远隔千山万水,视频通话好象近在尺咫,拉近了亲人间的距离。2018年2月,女儿一家人在奥大利亚南部海滨城市墨尔本过中国春节,外孙与孙女进行视频通话,虽彼此间有数万里之遥,但两个小家伙互相视频时画面逼真清晰,滑稽笑态可掬,令我们捧腹大笑。

是啊,70年是弹一挥间,在这不平凡的七十年我们国家的通信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令人感慨万千。从书信到微信,感叹70年的生活中,遇到了最好的时代。

现在的智能手机已经让我们无时无刻连接在信息时空,未来,5G又会给我们怎样的精彩?

作者简介

任学良,1954年出生,原供职于山西大同同煤集团,2014年退休,2013年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煤佛缘------晋华宫周边地区及云冈峪风物典故》(12万字)一书,现为同煤作协会员,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散文,传说,游记,评论,散见于诸报刊。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