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安徽:三大变革的数字经济基因

万燕VCD是安徽数字经济的一朵夺目的创新浪花。5G,掀起安徽数字经济新浪潮 讲到数据,就不能不提信息革命。在未来不断腾起的浪花中,我们会看到“5G+工业互联网”新的光泽、“5G+量子”的新的跳跃、“5G+类脑超算”的新的飞腾……美好安徽将在这数字经济青春欢快的浪花中更加清晰起来。
发布时间:2019-08-20 13:20        来源:中国电子报        作者:中国电子报

安徽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工业互联网处处长 潘峰

8月14日,安徽省委书记李锦斌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安徽时说,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安徽在党的领导下,艰苦奋斗,砥砺前行,发生了三个历史性变革:一是实现了从“百废待兴”到“百业兴旺”的历史性变革。二是实现了从传统农业大省到新兴工业大省的历史性变革。三是实现了从创新追赶到创新引领的历史性变革。安徽省数字经济正是在这70年三大转变洪流中跃起的最激越的浪花。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安徽省数字经济的浪花,通过她的折射,可以看到数字经济对安徽“三大变革”的力量注入,可以看到她对安徽未来发展的动能赋予。

创新,安徽数字经济增长的原动力

安徽数字经济的第一朵浪花绽放于20世纪50年代末期。新中国成立之初,安徽没有自己的电子产品,没有自己的电子企业,一切从零开始。安徽的第一件电子产品是在党的生日这个光荣时刻诞生的。1957年7月,当时的安徽省综合艺术模型厂组装出全省第一台电子管收音机,时任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亲自命名为“黄山”牌。1958年,省委拨款在合肥建设起全省第一家电子企业——合肥无线电厂(即后来的合肥无线电一厂),厂址紧邻毛主席视察安徽时居住的地方稻香楼。可见,安徽数字经济有着本源化的红色基因。特别让我感到自豪的是,合肥无线电一厂是我的工作起源。1987年,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合肥无线电一厂正全力生产收录机和仪器,“华飞”成为主打品牌。“华飞”虽然没有叫响,但表达出上世纪80年代电子产业人立志振兴中华的愿望。激情在,干劲在,数字经济建设的岁月一直是燃烧的。

讲到安徽数字经济的第一个品牌——“黄山”牌,就不能不提到“黄山”牌电视机。那是我眼中的又一朵浪花。“黄山”电视机可是80年代的抢手货。合肥无线电二厂因此成为全国电子百强,是全省举足轻重的大型企业。我家的第一台电视机就是“黄山”牌,1982年托人从厂子里买的。虽说只是一台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却感觉仿佛开启了我家无比宽广的七彩生活。记得有一天,父母都不在家,我和妹妹从早晨有节目开始,一直看到夜里电视屏幕上出现“再见”,生生地看了一整天的电视!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电视机是我们精神生活的“主要园地”。全国各家电视机厂一片红火,安徽省除了合肥,还有马鞍山、滁州等城市也生产电视机,虽然不是自己的品牌,却是由此带出了一大批产业工人。这支从流水线上训练出来的产业大军,比之传统产业大军,更富组织性、协同性,成为后来安徽省数字经济爆发性增长的原动力。

怎样改变电视机单一的精神生活“主要园地”状况?走多媒体之路,是必然的路径。而安徽在这条路径上,又闯出了新路。安徽的万燕VCD视听产品的横空出世,成为这一领域的又一世界首创。仅在1973年到1975年间,安徽就连续推出中国第一批2.5英寸黑白投影管、中国第一部5英寸黑白投影电视机、中国第一台电脑(DJS050微型电子计算机)。创新是安徽的基因,更是安徽数字经济的基因。创新之路是很艰辛的,艰辛不仅仅体现在智力之劳,还在于得到社会理解之辛。万燕VCD初成的时候,我正在省电子局工作,我看到省电子局领导到处苦口婆心地宣传着这一产品,形象地比喻道,万燕的规模一旦爆发可能成为安徽第二个“马钢”。很多人对此不相信。结果是,VCD的市场很快爆发了,规模远非“马钢”可比。但很遗憾,“墙内开花墙外香”,VCD源于安徽却盛于他省。当年《我爱我家》的当红童星关凌为万燕VCD做着生动广告“万燕进我家,我更爱我家”的时候,中国南方一夜之间涌现一大批VCD企业,这批企业也因此为日后更上台阶积攒了丰厚的“家当”。这样说来,谁能否定今天南方一大批耳熟能详大品牌的电子企业的腾飞没有万燕的筑基功劳?万燕VCD是安徽数字经济的一朵夺目的创新浪花。

敢想敢干,打造世界平板显示之都

让我们继续视听产业之旅,也继续着安徽数字经济的荣光。当视听产品不断更新换代,人们逐步开始告别CRT的时代,平板显示成为主流。这时,高世代液晶显示面板国产化空白的短板十分尴尬地呈现在国人面前,怎样结束这样一种“没面子”的窘境?合肥以极大的魄力给出答案,全市勒紧裤腰带,以“砸锅卖铁也要干”的姿态,拿出破天荒的175个亿的资金,引进京东方,上马京东方6代线液晶面板显示项目。2009年4月13日上午,京东方破土动工的时候,我在现场。亲历了破土动工仪式的那场雨,也亲历了奠基刚一结束即雨过天晴的那份惊奇,总觉得这是一种预兆。当时流行一首歌,歌中唱到:“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果然,第二年当时国内著名的彩虹集团就来了。各种配套都来了。合肥新站区无中生有成为平板显示基地。京东方在很多人的担忧中,特别争气地走上成功之路,而且越走越宽!之后,又上马8.5代线、10.5代线。在京东方的曙光中,后来,又有维信诺、视涯等顶级显示企业纷纷入驻合肥。合肥也因此成为世界平板显示之都,产能世界第一!有一次,我和朋友聊天,来了点灵感,把这几家了不起的企业凑到了“诺(维信诺)亚(视涯)方(京东方)舟”这个词中。朋友们都说好。可不是么?在应对市场竞争的汹涌的洪水中,唯有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产品与技术,才是我们可以安渡的诺亚方舟。安徽数字经济的进步从一个方面正是要归功于这样一种敢想敢干敢于尝新的精神,这种意识与精神是安徽数字经济弥足珍贵的浪花。如今这一浪花不仅闪烁着结束“缺屏”的荣光,而且也正在闪耀着开启克服“少芯”的奋斗光芒。当前,正有一批集成电路企业担负着国之重担,披荆斩棘,走在江淮的大地上,吸引着越来越多期许的目光。

数据,安徽数字经济“七彩浪花”

大江大河中,浪花最是飞舞于后浪拍前浪的推进时刻。当时光跨越新世纪,中国科大、合肥工大等一批著名高校的IT学子开始登上安徽数字经济的舞台,他们既创新,也创业,一批软件企业就此诞生,一批智能硬件企业就此诞生,一批互联网企业就此诞生。数据开始成为安徽省发展的越来越重要的战略性资源。关于数据的利用,世界公认的一个最好的切入点,那就是语音。因为语音的数据最好采集,最容易形成大数据的研究源泉。当以美国谷歌等为代表的一批企业开始语音人工智能研究的时候,安徽没有放过和世界同步的机会,科大讯飞公司的一拨年轻人居然把语音研究做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并在连续多届的语音专项大赛中勇夺第一,成为安徽数字经济的一朵奇葩。惊奇不仅于此,一批企业专心于大数据应用,不断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不可思议。百助网络公司仅是做了大数据的几个切面的工作,仅仅创立7年时间,就创造了80人年创销售收入8亿、利润过亿的惊人业绩;华米公司将数据赋能于手表,生产出智能新硬件——手环,创业同样是7年时间,销售收入超过20亿,然后,成为全省第一个在纽交所上市的企业;三只松鼠公司,以互联网平台为切入,走出“互联网+坚果制造”的路子,还是创业7年多时间,公司销售超过80亿,并成功上市……很多、很多,他们在安徽互联网的江河中投去一枚、又一枚数据的石头,让我们看到这许多七彩的时代浪花。

5G,掀起安徽数字经济新浪潮

讲到数据,就不能不提信息革命。七次信息革命的划分,可以很清晰地看出人类因此而进步的台阶。第一次信息革命,语言的诞生;第二次,文字的出现;第三次,活字印刷的发明;第四次,无线电的应用;第五次,电视的普及;第六次,互联网来到你我之间;那么,第七次是什么呢?5G的加入!因为5G,因为高速率、广连接、低时延的移动通讯技术,一批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产业将层出不穷。如今,安徽数字经济已开始在5G的星空闪光。2019年8月15日上午9时,在中科大一附院远程医疗会诊中心,我亲历安徽首例基于5G独立组网模式端到端的多方接入移动远程手术的圆满,真了不起!科大一附院、利辛县医院与华为公司、中国电信、德易电子共同组成的数字技术融合医疗技术联合体,以数字技术与医疗技术充分融合的手段实现对生命的新的造福,让偏远地区共享大都市的发达医疗。还有,新桥机场与飞友科技、安徽电信打造出全国第一个5G机场;合力叉车、安徽移动联手打造全国首例5G工业车辆应用产品合力5G AGV;安徽电力联手通信运营商建成全国首座“特高压+5G”基站等等,5G正在掀起全省数字经济的新浪潮。在未来不断腾起的浪花中,我们会看到“5G+工业互联网”新的光泽、“5G+量子”的新的跳跃、“5G+类脑超算”的新的飞腾……美好安徽将在这数字经济青春欢快的浪花中更加清晰起来。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