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回看天鹅奖:从关键元器件到产业生态,中国5G手机设计创新还缺什么?

陆峰认为,5G行业级应用的开发需要基于适应5G新应用特性的软硬件开发平台。在硬件开发方面,5G医疗应用、5G海量连接工业物联网等行业级应用均需要低时延、高可靠特性的硬件开发环境。
发布时间:2019-11-14 13:24        来源:通信产业网        作者:高超

2019中国手机创新周暨第七届中国手机设计大赛已经落下帷幕,共有多件与5G相关的作品获得了天鹅奖和单项奖,给中国2019年5G终端的发展做了最好注脚,但是透过这届大赛,也应看到中国5G手机的创新设计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据统计,今年前9个月,中国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达到2.87亿部,其中5G手机出货量达到78.7万部,上市的5G手机新机型达到了18款。从这组数据看得出来,今年前9个月5G手机出货量占比不到0.5%,那么除了5G商用刚刚起步,网络覆盖尚未完全之外,中国5G手机设计创新本身还缺什么?

对此,在日前召开的2019中国5G终端创新峰会暨第七届中国手机设计大赛天鹅奖颁奖礼上,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智库电子信息研究所副所长陆峰指出,中国5G终端产业发展还面临四大问题。

第一,基带芯片技术产业化有待完善。陆峰表示,5G基带芯片在制程工艺和芯片集成层面,相比4G更为复杂、要求更为苛刻,目前5G基带芯片产业化程度尚不成熟。在制程工艺方面,中国缺乏先进成熟的半导体制造工艺,整体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两代以上,且关键装备及原材料受制于人。

深圳市汇芯通信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架构师樊永辉也表示,中国在高端芯片设计方面差距较大,面临国外在相关领域中严密的专利布局和技术封锁。

第二,中高频器件发展存在滞后。陆峰认为,与国外相比,我国5G中高频器件在性能和产能上,都存在一定距离。

在半导体芯片材料方面,GaN等化合物半导体材料和铌酸锂等压电材料领域技术落后、产能不足。国外射频器件巨头企业已在射频器件材料、结构等方面完成了严密的专利布局,并对我国实施严密的技术封锁,迟滞了相关领域的技术发展速度。

对此,华南理工大学教授、河源众拓光电技术公司总经理李国强深有感触。他表示,5G使用的频率较高,5G设备要向下兼容2G/3G/4G网络,因此必须研发一款新型滤波器。目前这种新型FBAR滤波器,只有美国公司能够制造,且垄断了所有技术专利,导致我国无法沿用原技术路线来生产制造这类滤波器。

第三,终端应用处于商业探索阶段。陆峰表示,目前5G终端有强大吸引力应用偏少,杀手级应用有待培育。

5G商用初期主要提供增强型移动宽带服务,但需要借助5G大带宽特性的超高清视频、虚拟现实等领域内容制作、分发能力较弱,并未形成足够的市场影响力。面向超可靠低时延和海量连接的应用场景的5G独立组网尚未完成,终端生态商用化发展还需要等待网络完善。基于虚拟现实技术的远程医疗终端应用,结合物联网、车联网、工业互联网等多垂直行业场景的特定场景行业类终端产品尚处于技术验证或商业化探索初期。

第四,行业级应用开发平台不完善。陆峰认为,5G行业级应用的开发需要基于适应5G新应用特性的软硬件开发平台。

在基础软件开发平台方面,传统基于宏内核的主流操作系统不能满足5G多场景、多业务连接类型的新特性,不能满足5G高效的软件调配要求,以及系统安全要求。在硬件开发方面,5G医疗应用、5G海量连接工业物联网等行业级应用均需要低时延、高可靠特性的硬件开发环境。目前针对5G行业级应用的开发平台尚不成熟。

正视差距,才能有不断突破进取的动力,中国5G终端产业链生态企业正在奋起直追,不仅积极参与5G白皮书的撰写工作和相关技术的研发工作,而且也在积极参与5G国际标准的制定,在3GPP组织提交了上千件技术提案,影响力在全球名列前茅。

不仅如此,主管部门也将继续营造宽松有度、兼容并包的环境,推动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一是着力突破核心技术瓶颈,二是加强5G终端创新和应用推广,三是提升产业链协同创新能力,四是构建产业开放合作新局面。

通过有效的产业扶持政策,以及产业链企业协同合作,相信中国5G手机设计创新能够有新的突破,5G终端产业有根大的发展,助力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建设。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