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客观理性看待当前的GDP增速放缓

应对经济增速放缓,既不能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或者走依靠高投资、高污染、高消耗来拉动经济增长的老路,也不能无视经济发展阶段,“拔苗助长”式的发展新兴产业和新经济,致使经济发展因新旧产业接续出现“断层”而失去支撑。其次,要不断扩大国内需求,有效应对世界经济放缓等不利国际环境影响。
发布时间:2019-12-13 15:24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张厚明

今年第三季度我国GDP增速降至6%,这是自2013年以来我国GDP季度增长速度最慢的,如果今年全年GDP增长率最终降为6.1%左右,这也将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值。

从区域层面看,根据全国31个省份最新公布的今年前三季度地区生产总值增速数据,各省均告别了两位数的增长,约三分之一的省份增速低于6%,其中吉林省增速最低为1.8%,该省的长春市前三季度GDP增速甚至出现了零增长,当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综合来看,当前GDP增速持续放缓既有一定的必然性,也有一定的偶然性,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从必然性方面看,我国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发展,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目标,我国将于明年基本完成工业化。依据国际发展经验,发达国家在完成工业化后,其经济发展均呈现中低速增长特征。党的十九大报告也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

从偶然性方面看,导致国内GDP增速放缓的因素共有三个方面。首先是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和下行风险的增加。早在今年上半年,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就分别对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和全球贸易增长预期进行了下调。另外,据统计全球主要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国家今年三季度经济增长均呈现明显的下行趋势。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给我国的对外贸易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进而影响到我国的经济增长。

其次,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兴起,特别是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加剧。当前,伴随着“逆全球化”思潮的泛滥,全球化进程受挫是不争的事实,我国面临着国际贸易环境严峻复杂多变的新挑战,这不仅会影响我国与其他国家经济的发展与合作,也导致我国对外贸易增长受到越来越大的阻力,进而对我国经济增长产生明显的负面冲击。

再次,我国经济发展中的“脱实向虚”问题仍未得到有效治理。200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四万亿刺激政策并未改变经济长周期下行趋势,实业投资回报率持续低迷并延续至今,造成制造业等实体投资持续下降,特别是民间投资增速几乎停滞。经济发展的“脱实向虚”短期内会不断增加金融风险,长期来看则会动摇制造业等实体经济根基,导致“产业空心化”,进而对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目前,稳增长对于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尽管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但仍面临着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我国目前仍属于中等收入国家,未来,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民生福祉的改善、就业问题的解决以及“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实现等依然需要我国经济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

为应对日渐增大的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去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六稳”措施。近日,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提出“做好下一步经济工作,要抓好发展这个第一要务,把稳增长、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为此,针对当前导致经济增长放缓的必然性与偶然性因素,应多措并举,有的放矢,从而实现国民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首先,对于当前的GDP增速放缓,应保持清醒客观的认识。工业化发展阶段决定的经济的中低速增长,更多的是经济发展规律作用的结果,我们应尊重规律、顺应规律。应对经济增速放缓,既不能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或者走依靠高投资、高污染、高消耗来拉动经济增长的老路,也不能无视经济发展阶段,“拔苗助长”式的发展新兴产业和新经济,致使经济发展因新旧产业接续出现“断层”而失去支撑。在经济新常态下,应按照经济与产业发展阶段来正确发挥政府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不断创新宏观调控的思路与方式,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其次,要不断扩大国内需求,有效应对世界经济放缓等不利国际环境影响。当前,应充分挖掘国内约十四亿人口的超大规模消费市场潜力,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培育重点领域消费细分市场,使消费真正成为国内市场发展的“顶梁柱”。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进一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同时,加快财税体制改革,推进消费税改革降低消费品价格,增加财政对子女教育、养老、医疗等领域的支出力度,以改善居民消费预期。

第三,继续加快对外开放步伐,积极应对贸易保护主义和中美贸易摩擦。未来,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有进一步强化倾向,中美贸易摩擦的发展也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为此,今后应进一步向外资和外国商品开放国内市场,在扩大制造业、服务业外资市场准入开放范围的同时,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积极打造自贸伙伴圈,特别是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等建立双边、区域贸易和投资协定,以此扩大我国对外贸易。

最后,应加快治理经济发展中的“脱实向虚”问题。应继续采取措施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提高制造业企业利润,从而提升制造业等实体经济对投资者的吸引力。积极推动更多的垄断行业对社会民间资本开放,保障各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的落地、落实与完善,提升民间投资积极性。加快发展民营银行以及普惠金融和多业态中小微金融组织,并通过制度设计、政策调节、监管规范等手段构建差异化竞争、特色化经营的中小企业融资体系,破解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张厚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赛迪智库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高级经济师。主要从事工业经济、产业规划和产业政策等方向研究。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