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彼得·蒂尔批谷歌等难创新:无人驾驶10年了还没商用

蒂尔以谷歌制造自动驾驶汽车的承诺为例。蒂尔认为,新兴公司应该专注于那些几乎没有竞争对手的领域。 “这就是软银和孙正义让我尊敬的地方,”蒂尔说,“他们至少尝试了很多东西。”“在我居住的加州或美国,政府在花钱方面特别糟糕,”蒂尔说。
发布时间:2019-12-19 10:19        来源:网易科技        作者:辰辰

网易科技讯12月1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亿万富翁彼得·蒂尔(Peter Thiel)是美国旧金山湾区最具争议的风险投资家,其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认为现在的谷歌规模太大,以至于很难进行创新。同时,蒂尔还抨击硅谷承诺过多,兑现不足。

2014年,彼得·蒂尔出版图书《从0到1》,曾一度引发国内的热议。现在也有一部分人引用他的观点,称我们虽然有能力把1做到100,但更需要有从0到1的创新能力。

蒂尔旗下大数据处理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的客户名单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和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这家公司也为蒂尔了解当今世界的潜在趋势提供了独特的视角,其最近接受采访时就分享了自己的见解。蒂尔说,“硅谷一直专注于相当简单的产品”,这些产品可以迅速成长为成功的企业,人们不必做复杂或困难的事情。

他对硅谷只专注于移动电话、互联网、数据和电脑等技术表示失望。“还有许多其他方面的进步被忽视了,”蒂尔说。“超音速飞机、水下城市、绿色革命、农业、新药。”

他说:“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改变世界,这些方法不仅仅涉及数据领域,而且非常重要。”“我认为我们在这些领域做得不够。”

蒂尔指出,创新不足是导致谷歌、苹果、Facebook和亚马逊等大型科技公司在数据控制、侵犯隐私和不平等状况加剧等方面受到抨击的部分原因。

他说:“我认为,其中一个挑战是,硅谷大公司已经做出了很多承诺,说科技将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世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他补充说:“但问题在于他们到底兑现了多少承诺。”

蒂尔以谷歌制造自动驾驶汽车的承诺为例。十年了,“它仍然没有出现,”他说。他承认自动驾驶技术无疑是一项创新,但同时也质疑它对社会的影响有多大。“我想说,从马到汽车比从汽车到自动驾驶汽车更重要。”蒂尔如是指出。

“硅谷的宣传出了问题。”他说。

那么,创新为什么会停滞不前呢?蒂尔曾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共同创立了在线支付服务PayPal,他认为这是因为大科技公司如今的规模。“如果你有一家非常大的公司,它并不总是最具创新性的。”他说。

蒂尔认为,新兴公司应该专注于那些几乎没有竞争对手的领域。这样的公司往往最终会在各自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他自己的Palantir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作为一名投资者,蒂尔一直在寻找新的小企业。他说:“我试图找到一些创始人富有远见的独特公司,正在解决以前没有解决过的问题。

蒂尔举例说:“长寿/健康领域总是很有趣,因为这是一种戏剧性的自发体验。”他补充说,我们与癌症斗争了50年,但“进展甚微”。

蒂尔还是Facebook的第一个外部投资者,并在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的董事会拥有一个席位。作为一名投资者,他同情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

“我认为孙正义非常激进,”当被问及软银对共享办公空间初创企业WeWork的投资时,蒂尔表示。“有时候激进是好事,有时候则是坏事。但当事后诸葛总是很容易。

他说,也许WeWork过于激进,对业务关注不够,也许是它“技术不够”,“只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蒂尔说,“人们总是在事后对它提出所有这些批评。另一方面,我认为在很多情况下我们还不够积极,不够努力。我们应该多尝试。”

这就是软银和孙正义让我尊敬的地方,”蒂尔说,“他们至少尝试了很多东西。

作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公开支持者,很多崇尚自由的硅谷企业家对蒂尔并不感冒。蒂尔指出,经济停滞是美国和欧洲面临经济挑战的罪魁祸首。“主要是总体上年轻一代并没有比他们父母做得更好,”他说。

蒂尔还表示:“如果在不平等加剧的情况下,GDP增长3%,仍然比不平等减轻的情况下,GDP增长为零要好。

对于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等人主张财富再分配的观点,蒂尔认为“我们的政府运转得不是很好”。

“在我居住的加州或美国,政府在花钱方面特别糟糕,”蒂尔说。他指出了加州公立学校的不足之处。

“我总是说,你知道,如果政府在花钱方面做得更好,我愿意多交税。”他说。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