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Facebook首席科学家:大规模应用AR技术还需要5~10年时间

不是十亿人,而是说如果你是信息专业人员,你就会穿戴所述的设备。我不是在说Facebook,我指的是整个行业。The Information:你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到达一个点,AR眼镜至少大大增加手机,然后可能有一天取代他们?迈克尔·阿布拉什:还记得22年前,微软投资1.
发布时间:2020-01-07 10:16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齐旭

5到10年——Facebook首席科学家迈克尔·阿布拉什(Michael Abrash)预测了增强现实眼镜(将在人们浏览的可穿戴设备上显示数字图像和数据)普及之前需要的时间。

迈克尔·阿布拉什在编程界具有较高的声望,他曾参与过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和Xbox游戏机早期版本的开发工作,并在20世纪90年代帮助id Software开发了影响深远的视频游戏《雷神之锤》(Quake),他是在Facebook斥资约20亿美元收购Oculus VR后加入Facebook的。作为现在Facebook Reality Labs的负责人,阿布拉什现在主要是带领团队探索下一代的硬件设备,包括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他对AR眼镜的审慎预测表明,在大众愿意穿戴真正沉浸式计算机之前,增强现实领域需要从续航到用户界面等各个方面实现一系列的技术突破。以下内容为The Information于12月初对阿布拉什的采访内容,由《中国电子报》进一步编译整理如下:

访谈提要

•Facebook首席科学家迈克尔·阿布拉什认为,显示等因素也会对AR构成障碍

•AR眼镜打开大众市场还需要5到10年的时间

•AR音频将有助于在嘈杂环境中聆听

The Information:对于AR眼镜,有一些关键的技术障碍,每个人都在等待克服。在这项技术可穿戴之前需要发生什么?

迈克尔·阿布拉什:对于AR,你确实需要掌握所有核心拼图,否则,你所拥有的‘AR’将不是我所说的AR。是什么使得移动设备开始逐渐占据主导地位的呢?我们原来有PDA(掌上电脑),有黑莓,但原因不是它们。除非显示器能够满足整日佩戴的重量限制,符合形状参数要求,最重要的是满足散热要求,因为类似眼镜的头戴结构散发的热量有限,以及除非提供与普通眼镜相当的透视质量……因为即便人人都在用AR,但进入眼睛或视网膜的光子中依然有99%是来自于真实世界。

然后,你还需要真正的遮挡图像(看似与现实世界交互的数字对象),这意味着你的追踪在所有情况下都必须非常出色,亦即在户外停车场依然能够正常工作。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

它不能仅仅只是一个追踪系统,同时要开始成为可以理解周遭情景的系统。它可以……帮助你理解周遭的事物。当你询问‘那是什么?’的时候,你需要能够予以识别,以便机器学习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首次出现具有自我中心视图的设备,这意味着它能见你所见。我需要加入音频,而音频同样需要这样。人们倾向于忽略它,但有趣的是,音频可以使用麦克风阵列进行波束成形,优选地为你提供来自特定区域的信号。

与单纯放大声音的助听器不同,实际上,AR音频可以为你挑选出有意义的信号。这本身将对听力障碍人群中的30%带来极大的帮助。但即便是不存在听力障碍的人群,如果你是在酒吧或餐馆里,你都能瞬间获得更优地听觉体验。

我们现在来谈谈我认为实际最为困难的元素。假设我们能够制造出这种了不起的眼镜,你又将如何以日常生活中所熟悉的方式来控制它们呢?

我们与当今设备进行交互的方式绝不会成为我们与AR进行交互的方式。你不会每次想做某事时都要拿出手机。你不会用到键盘和鼠标。你不会单单只用双手。这将会是一个多模式界面。它涉及双手。我曾谈过我们正在研发触觉手套。

从长远来看,你真正想要的是,令界面以类似大脑与感知合作的方式工作。你不用直接说出‘好吧,我想听到这个人说话’,当你处于嘈杂的环境中时,眼镜会检测到嘈杂的声音,系统会推断出你正在与谁交谈,然后选择所述信号。你甚至不知道幕后发生了什么,就如同我不会思考允许我看得更清楚的眼镜的工作原理。

The Information:你刚刚列出了大量不同却非常主要的技术挑战,那么Facebook能自行解决这些问题吗?

迈克尔·阿布拉什:不能,这项技术是未来的潮流。解决所有这些问题需要整个社区,整个社会。

Facebook正在进行一系列的学术合作,有很多合作伙伴可以联手。我期待这将会像个人电脑一样,没有一家公司会包办一切并据为己有,因为这不会产生足够强大的力量。我的研究目标非常明确,即要建立一种基础,一种能够赋能百万人的创造力的基础。我最终思考的不是未来的产品是如何,以及它是如何针对特定人群或目标,或诸如此类。

The Information:Facebook AR眼镜是否已经进入产品研发阶段了呢?

迈克尔·阿布拉什:其中很多都还在研究中,也有一些仍处于产品阶段,很难划清界限,因为这一刻有很多都在孵化之中。当它们融合在一起时,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具挑战性和最复杂的项目之一。它涉及许多不同的领域。

The Information:与竞争对手相比,你的工作有多独特?

迈克尔·阿布拉什:在VR方面,我认为我们的产品非常独特,没有一家公司的投资力度接近我们现有的水平。下一代VR的出现,是因为我们做到了,我认为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实现。

事实上,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和Facebook对VR的坚定承诺和信念令我印象深刻。所有人都认为AR将有一天会取代手机。这似乎是给定的命题。但我认为VR与AR一样重要。AR可以代替电话,而VR则可以代替个人计算机。

当你戴上VR头盔,突然之间你就拥有了一个完全可配置的环境,你可以自由替换或任何其他人都可以加入离开。我坚信VR是一个协作工作空间。我实际上认为,最终它将是一个比现实世界更好的工作空间。

The Information:AR眼镜的消费者准备好了吗?

迈克尔·阿布拉什:什么是AR眼镜?你可以看看North的Focals,如果你认为那就是AR眼镜,你可以说:“嗯,我们已经有了这种消费级AR眼镜。”

The Information:苹果的计划是,未来三年将推出自家的AR眼镜,你怎么看?

迈克尔·阿布拉什:需要搞清楚的是,他们推出的眼睛是怎样一种眼镜呢?我的意思不是说什么都不会发生。我是指使得我们达到黑莓这个临界点,就如同现在你会随身携带的眼镜一样的设备。不是十亿人,而是说如果你是信息专业人员,你就会穿戴所述的设备。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标准。

你可以讨论诸如分辨率和重量这样的指标。但唯一重要的指标是,人们是否主动地选择使用它呢?当我们坐在这里进行对话,而你正穿戴AR眼镜时,我会说答案是:‘是的,那一天已经到来。’

The Information:所以,至少五年?

迈克尔·阿布拉什:我个人认为是五年。可能我是错的,因为我对AR眼镜标准很高。经常有人对我说,我的标准太高。实际上,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事情。我应该是朝那个方向前进的人。

我不认为这里存在十年内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不是在说Facebook,我指的是整个行业。这是我对趋势的理解。

The Information:你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到达一个点,AR眼镜至少大大增加手机,然后可能有一天取代他们?

迈克尔·阿布拉什:还记得22年前,微软投资1.5亿美元购买苹果的优先股,来避免苹果破产吗?苹果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这似乎有点好笑。是苹果抓住了平台转变的机会。

很明显,我们能制造出我所要求的眼镜——能够取代智能手机的眼镜,这种平台化的转变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是未来,这就是我们与科技互动的方式。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