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5G时代鼓励创新将是运营商的必选动作

所以,只要华为和中兴乐意,他们可以随时变成比运营商强大百倍的隐形运营商。实际上2020年最新一轮的运营商高层调整正式运营商加大通信行业内部协同,加大行业内部创新的最好时机,毕竟三大运营商高层共有的中国电信工作背景让大家无形之中增加了更多信任感。
发布时间:2020-01-16 10:12        来源:C114通信网        作者:杜建民

通信行业的现状用各种“涨不动”来形容比较恰当,虽然各种“掉下来”的危险时时刻刻。从2019年春节开始,流量使用量就低于2018年同期水平。如果考虑到2018年新增超过1亿户新手机用户,在流量不限量套餐刺激下流量单价直线下降至8元/GB附近;2019年新增用户6000余万户,流量单价更是下降至4.5元/GB附近,结果就是流量使用量在2019年表现得增幅直接下降将大概率不可逆转。因此,在5G时代前期运营商面对的问题绝对不是单靠用户增长和流量单价下降就能解决的。玩一些5G时代该玩的操作才是运营商的明智之举。

一、加码5G已经成为2020年的必然趋势

习近平主席在2020年新年贺词中点赞“5G商用加速推出”,这绝对给信息通信行业带来莫大鼓舞,更是鞭策前进的动力。工业和信息化部召开的2020年信息工作大会明确表示将5G作为工作重点。从国内来看,从最高层到监管层对5G的关注和支持力度超乎想象;从国外来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争抢5G领先的道路上不惜动用科技霸权。

中国移动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董昕在近日召开的媒体大会上表示,中国移动2020年将积极发挥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主力军作用,全面实施“5G﹢”计划,力争第四季度实现SA商用。另外,5G用户发展目标也由2019年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发布的7000万户“加码”至1亿户。虽然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尚未公布2020年5G发展目前,但是将主要精力放在5G建设和用户发展上已经成为运营商的必然选择。

二、5G到来之后的高成本问题亟待解决

运营商虽然2019年6月6日获颁5G牌照,2019年11月1日正式发布5G套餐,但是相对于我国14亿的人口规模,5G用户数量并未出现爆发式增长。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在2020中国信通院ICT深度观察大会上表示,预期在2019年年底5G套餐的签约用户数量会超过300万,基站数量也会完成十三万的发展目标。当然5G用户发展缓慢的原因中,除了5G网络建设处于起步期外,还与居高不下的5G终端价格难以快速普及有关。按照中国移动的乐观预期,2020年第四季度实现SA商用,届时真正用于支撑或者满足广大政企用户需求的5G才会大面积推广。

5G描绘的前景非常诱人,相对于4G改变生活,5G要改变社会。相较于4G瞄准2C(个人消费者)来说,5G更关注2B(政企消费者)。对于政企用户来说,虽然5G是新技术、是未来的代表,但是应用5G就意味着先期的巨大投入。对运营商来说,政企客户需求的差异性就意味着很难搞出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直接复用或者套用,这在无形中也增加了运营商的成本,最终这个成本还是要由政企用户来承担。可以说,解决不了5G应用模板的问题,就很难降低5G推广和应用成本。

三、5G大概率将是创新不断的时代

5G虽然只有三个应用场景,但是这三大应用场景绝对要映射到社会大生产的各个方面。政企用户需求的差异性决定了谁能更好地解决其痛点,谁才能更好地获得竞争优势。可以说,如果不能解决用户需求痛点,那么即便具有经营性牌照垄断,运营商也将大概率会进一步地管道化。4G时代运营商为什么如此难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各种直接接触用户应用产品不是由其提供。如果5G时代仍然如此,那么运营商除了附庸于BAT等科技互联网公司之外,真的没有了翻身之地。

实际上,5G时代的创新不仅仅局限于技术领域的创新,还包括解决方案的创新。结合政企用户的差异性需求,如何复用或者套用已有的模式解决用户痛点,这种创新的影响力或者收益绝对不低于任何技术性创新。当然运营商可以集中力量解决行业性需求并形成统一的大模板,然后在由各具体业务承接单位精准快速解决政企用户的个性化痛点。运营商现在的问题中除了需要解决行业性大模板外,还要解决各级业务承接单位的复用能力。

四、运营商冒尖的科技人才极易被科技公司挖走

在整个4G时代,通信行业的各种应用和创新多以外部推动为主,大家所熟知的淘宝、京东等电商APP,微信、微博等社交APP,抖音、火山等短视频APP,爱奇艺、优酷的大视频APP,都是互联网企业面对个人用户推出的。在后4G时代,华为等科技公司和阿里等互联网公司继续推出了面向政企用户的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应用。公开的数据显示,阿里云、腾讯云已经成为云计算应用的TOP2。虽然具有最近的互联网入口,但是运营商受限于技术、人才等限制,只能成为云计算等新兴应用的第二梯队。

在财力、物力和政商资源方面,具有绝对优势的运营商为什么争抢不过BAT等互联网公司。这其中除了技术这个非常大的因素外,就是人才的因素。受限于薪酬机制,在新技术人才育留方面,运营商完全不是互联网公司对手。这里试举一例,中国移动以苏州技术研究院为班底成立了云能力中心,专注于大数据、云计算的开发和应用推广,目前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战绩。但是其新兴技术人才非常容易被阿里等互联网公司挖走。非常简单的操作就是直接甩钱,只要钱给的足够多,大多数人会选择给钱到位一方。另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现在阿里、腾讯等光环远远胜于运营商。

五、5G时代运营商继续内化核心能力

靠外部人员解决各种业务和技术方面的难题,这是运营商的通病。如果说华为、中兴已经成为运营商云计算领域的强大对手,那么华为、中兴们的强大恰恰是运营商养起来。如果没有华为、中兴等科技公司支撑,靠运营商自己或许根本解决不了用户的痛点。实际上,对于华为、中兴等的作用,广大基层人员是最清楚的。运营商的目标集中在拉业务、签单子,真正提供技术方案并解决具体问题的其实是华为和中兴的技术人员。所以,只要华为和中兴乐意,他们可以随时变成比运营商强大百倍的隐形运营商。

对于上述情况,已经有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运营商高层认识到了其中弊病并开始下大力气解决。从公开途径了解的信息显示,中国移动已经发布了核心能力内化指导办法和十百千人才造就计划,既鼓励各省级单位加大自主技术创新和应用创新力度,又加大了对新兴人才的选用育留力度。虽然中国移动上述政策的效果尚待进一步观察,但是这种操作绝对值得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学习借鉴。当然,我们在这里也愿意提醒运营商的高层领导,好的政策需要好的执行才能达到好的预期。否则,类似各种鼓励全员创新的政策,最终基本都变成了口号或者应付监管层的套路。

我们愿意相信大家都清楚运营商的弊病所在,也愿意相信大家都在努力推动解决。毕竟运营商即便有竞争,总归还是一个绳上的蚂蚱。实际上2020年最新一轮的运营商高层调整正式运营商加大通信行业内部协同,加大行业内部创新的最好时机,毕竟三大运营商高层共有的中国电信工作背景让大家无形之中增加了更多信任感。(杜建民为C114特约作者)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