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谁在助力5G加速跑?——中国地方政府5G政策研究

总体来看,截至目前,北京、上海、江西、山东、河南、重庆6省市在省级5G政策制定和发布的数量方面全国领先。
发布时间:2020-03-03 10:05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彭健

研究背景:

2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部署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明确提出“推动5G网络、工业互联网等加快发展”。2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召开加快推进5G发展、做好信息通信业复工复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强调加快5G特别是独立组网建设步伐,切实发挥5G建设对“稳投资”、带动产业链发展的积极作用。

当前,我国处于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关键期,5G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代表,在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方面,5G与垂直行业和领域的融合应用助力疫情防控工作高效开展。疫情发生以来,基于5G的远程会诊、高清直播和远程教育,实现了医疗、媒体和教育等社会资源的云化共享,既避免了人员聚集有可能产生的交叉感染,又最大化了各领域优质资源的使用效率。

此外,基于5G的红外热成像测温、网联无人机巡逻和监测等新应用,极大地拓展了疫情防控的覆盖范围并提升了监测精准度。另一方面,基于5G的智能工厂,通过远程控制等手段,既提高了工厂的自动化程度,又较少了操作人员集聚可能产生的风险,助力制造业企业早日复工复产。此外,5G产业链条长、经济带动能力强,加快5G网络建设和大力发展5G产业,能够进一步引领数字经济发展,促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

为了更好地了解我国地方政府5G政策制定和出台的总体情况,并进一步通过梳理分析,总结出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的措施和意见,为我国地方政府在今后的5G网络建设、5G应用推广、5G生态构建、5G创新引领等方面提供参考和借鉴。

研究思路

(一)研究对象

本次研究主要聚焦内地31个省(区、市)台的5G方面的政策。研究范围未向下延伸至地市级层面,这主要是考虑到地级市政府出台的政策一般会以省级政府出台的政策为重要依据,通过梳理省级政府出台的5G政策,基本能够分析出我国地方政府目前出台的5G政策的基本情况和特点。

(二)研究方法

通过地方政府网站、网络等公开渠道查询和搜集各地5G政策文件,以网络公开信息为准。

(三)5G政策的界定

本次研究的“5G政策”给出了狭义和广义的两种界定和统计口径:

狭义5G政策:指各地已正式出台的以5G名为主题的政策文件,如5G规划、计划、行动方案、意见及措施等文件。

广义5G政策:包含各地已正式出台或正在制定、审议的以5G名为主题的政策文件,如5G规划、计划、行动方案、意见及措施等文件。此外,对于上述政策文件都未发布或制定的地方政府,同时考虑其他涉及5G政策的相关文件(如“数字经济”等),也将其统计入内。

(四)时间范围

由于地方政策的更新有较强的时效性,本次研究的政策出台时间节点为2020年1月中旬。

研究结论

(一)从数量看:区域间差异较大

以狭义5G政策为口径分析,目前全国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28个,相当于文件密度为0.9个/省(区、市)。

按照全国7大区域来看,华北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4个,文件密度为0.8个/省(区、市);东北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3个,文件密度为1个/省(区、市);华东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9个,文件密度为1.3个/省(区、市);华中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4个,文件密度为1.3个/省(区、市);华南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3个,文件密度为1个/省(区、市);西南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3个,文件密度为0.6个/省(区、市);西北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2个,文件密度为0.4个/省(区、市)。其中,华东和华中地区以1.3个/省(区、市)的5G文件密度并列第一,华南和东北地区以1个/省(区、市)的文件密度并列第二,华北地区以0.8个/省(区、市)的文件密度排名第三,西南地区以0.6个/省(区、市)的文件密度排名第四,西北地区则以0.4个/省(区、市)的文件密度排名最末(如图1所示)。

从各省级政府单独发布的文件数量来看,北京、上海、江西、山东、河南、重庆6省市拥有2个5G政策文件,而天津、内蒙、安徽、四川、云南、青海、陕西、西藏和新疆等9省份均暂无正式出台的5G政策文件,其他省份都拥有1个5G政策文件。

1

全国七大区域省级地方政府5G政策文件密度(狭义)

2

全国各省级地方政府5G政策文件数量(狭义)

以广义5G政策为口径分析,目前全国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34个,相当于文件密度为1.1个/省(区、市)。按照全国7大区域来看,华北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6个,文件密度为1.2个/省(区、市);东北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3个,文件密度为1个/省(区、市);华东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10个,文件密度为1.4个/省(区、市);华中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4个,文件密度为1.3个/省(区、市);华南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3个,文件密度为1个/省(区、市);西南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5个,文件密度为1个/省(区、市);西北地区各省级地方政府的5G政策数量为3个,文件密度为0.6个/省(区、市)。其中,华东地区以1.4个/省(区、市)的5G文件密度位列七大区域之首,华中地区以1.3个/省(区、市)的文件密度排名第二,华北地区以1.2个/省(区、市)的文件密度排名第三,而华南、东北和西南三个地区的文件密度均为1个/省(区、市),西北地区以0.6个/省(区、市)的文件密度排名最末(如图1所示)。从各省级政府单独发布的文件数量来看,北京、上海、江西、山东、河南、重庆6省市拥有2个5G政策文件,而陕西、西藏和新疆3省份均暂无5G政策文件,其他省份都拥有1个5G政策文件。

3

全国七大区域省级地方政府5G政策文件密度(广义)

4

全国各省级地方政府5G政策文件数量(广义)

总体来看,截至目前,北京、上海、江西、山东、河南、重庆6省市在省级5G政策制定和发布的数量方面全国领先。华东地区在全范围内的5G政策文件数量优势比较明显,西北和西南地区则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东西部地区差异较大。

(二)从内容看:政策共性较明显

从现已发布的5G政策文件来看,各省级政府一般都聚焦于5G网络建设、5G技术创新、5G产业培育、5G推广应用等4个大的方面。

5G网络建设方面,一是加强5G基站统筹规划布局,采取将通信基础设施及5G基站布局纳入国土空间总体规划、为建筑物规划预留5G宏站、微站、室内分布系统等设施空间等具体措施。二是加大公共资源向5G基站建设开放的力度,重点推进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所辖的公共区域、绿地、楼面、楼顶、灯杆、监控杆、交通信号杆等公共设施的开放。三是降低用电成本,通过推进机房供电“抄表到户”工作、统筹安排5G建设运营专项补贴等手段,合理降低运营商的运维成本。

5G技术创新方面,一是着力突破5G关键核心技术,如面向5G的新型大带宽信号处理、5G中高频射频器件等技术。二是建设5G科技创新平台,采取加大吸纳5G高端人才的力度、在相关院校设置5G技术课程、联合运营商等建立5G创新实验室、面向当地优势垂直行业建设5G融合应用技术创新中心和成果转化基地等具体措施。

5G产业培育方面,一是培育引进5G企业,一方面鼓励本地有条件的企业尽早布局5G产业研发工作;另一方面编制5G全产业链企业目录,分类引进一批细分领域技术先进、知名度高、竞争力强的5G行业龙头企业。二是打造5G产业集群,在区域范围内差异化布局5G产业园,围绕5G中高频和毫米波器件、产品、设备等5G产业链核心环节,做大做强形成区域内产业链协同发展的局面。三是搭建5G产业公共服务平台,围绕5G产品技术验证、质量检测、入网检测等建设相关平台,为5G产业发展提供优良的配套资源。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