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社区信息化抗疫要“近一点儿”再“远一点儿”

提升社区信息化水平的关键不仅是技术、设备能力的提升,还要学会在利用信息化手段解决问题的同时为社区居民提供信息化应用的可能。社区,本质上仍是由一个个居民组成,要学会站在社区居民的角度思考问题,为社区居民提供思路,要让信息化手段充分发挥作用,就要让社区信息化离居民再“近一点儿”。
发布时间:2020-03-04 09:28        来源:信息化时代        作者:刘诗扬

疫情的影响已经持续了月余。

现在想一想,这一个多月我的行动轨迹,大抵是这样的:

放假后和妻子到我父母家,准备一起过年;

腊月二十九出门去银行取些现金,准备给家里的孩子们包压岁钱。

疫情告急;

从年三十开始,一家四口人一个月基本没有出门;

期间曾3次下楼去超市购物;

因妻子单位复工,从朝阳区返回海淀区居住;

至今一直在家。

简单梳理我个人的行动轨迹,我试图找出“信息化”这个很“火”的概念与我之间的关系,尝试梳理社区信息化工作有哪些可以优化的点以及未来社区的信息化可能会如何发展。

再“近一点儿”

出门去银行取现金

这可能是疫情以来我唯一一次离家较远去做的事情。过年了,给家里的孩子们包压岁钱,现金,依然寄托着一份传统和情怀。现在,通过手机APP、电脑网页等方式都能够很清楚地获取附近有哪些银行(或24小时ATM机)。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环节有两点值得思考:

一是目的地的查询。平时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因为某些原因需要获取周边的信息,比如搜寻饭店、娱乐设施、银行等,通常来说,我们获取这些信息的方式有两种:1.询问和记忆2.通过信息化渠道查询。因为信息化手段的逐步完善以及人群活动范围的扩大,询问和记忆已经不是主流的周边信息获取渠道,当下,通过手机、电脑等设备正在更多地帮助人们提升这一能力。但要注意的是,通常在需要获取周边信息时,单一信息并不总是满足人们的需求,多元化信息的获取需求更能体现当下周边信息获取的状态。

信息化手段帮助人们对周边信息的获取,实际是让陌生环境逐渐成为熟悉环境的过程,本质上是人的普遍性内心需求的反映。当下,获取通过单一渠道获取多元化信息的手段,一般来讲有“地图”和部分APP的“周边”功能,对社区信息化来说,完全可以参考、拆分融合这两种功能,建立社区内信息获取的专有渠道。这样做的优势很明显,使得信息更加丰富并且精确化,社区内实时的停车位状况、餐饮服务的人员密集情况、超市货品情况等均能通过数据、图像等手段更加细致地展示。

二是现金的获取。随着支付方式的不断变革,现金已不是当前年轻群体主流的支付手段。但对于某些特定环境和特定人群来说,现金依然是“必须”的,比如春节、比如老年人。

现金的获取方式比较单一,银行柜台(或ATM)取款,这无形中限制了对现金有需求的人们的活动轨迹。现金获取方式的严格,体现了现金管理的重视,但多年来固定的获取渠道,随着社区信息化水平的提高和社区综合管理能力的提升,变得稍显死板。

这里,社区信息化其实有可以探索的空间。银行ATM机的终端布控可以向社区延申,在很多大型商场、写字楼已经实现的终端布控可以向社区内小型超市试点,原理上甚至可以由社区服务中心汇拢,使得服务更加便民,社区服务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承担起对现金有需求人群的兑换服务。这不仅是从社区管理和便民服务层面来探讨这一问题,更需要城市信息化向社区的纵深发展以及社区自身信息化管理水平、信息化设备能力的提升。另外,非现金的生活缴费服务在社区开展,信息化建设也必不可少。整合各类生活缴费渠道、实行社区生活缴费统一平台管理,是社区信息化管理水平、信息化建设落到基层的体现。

下楼去超市购物

第三次去超市的时候,超市的工作人员告知,可以加超市购物群,把需要的物品告诉他们,由超市负责备货、送至楼下,无接触、手机支付。我所在的社区实行了封闭式管理,但社区内这一超市的工作人员经过体温检测和携带物品消毒后,可以进入社区。

在欣喜信息化手段带来安全与便利的同时,谨在此提出两个可以优化的点:

一是社区统一的信息发布。针对超市购物这一单独事件,可以看出,如果超市员工没有告知我可以通过加群方式实现无接触配送,我获取这一信息的方式大抵是两种:1.超市的宣传单页,2.打电话给超市询问。这两种方式相对被动,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恰恰错过了社区居民获取周边服务信息的“第一手信息时间点”。如果通过社区信息化管理工作的改进,可能又是一番不一样的情景。

社区通过统一的信息发布平台对社区居民发布相关的信息,比如社区内超市的配送情况、社区内工作人员的健康信息、当前快递配送到社区入口处的实时信息、人员密集度等,疫情期间社区居民取菜、取快递等环节将会更加便捷和有保障。这其实不仅是出于特殊时期的安全层面考虑,疫情结束后,当居民恢复到正常的生活工作状态,一个完善且全面的社区信息发布系统,对于提升社区居民生活的便捷、提升整体幸福感也息息相关。

如果把这一事件展开说,不仅是超市购物这一环节,社区内理发店、运动健身设施、停车位等信息的及时准确获取,也都是社区信息化建设更加系统化、精细化的目标。大数据平台、监控设备、信息发布平台等信息化手段,应成为社区信息化管理的有力辅助。

疫情当前,众多社区实行了封闭式管理,居民日常购物大多会选择信息化手段来实现,很多社区也纷纷设立了无接触配送物品暂存处。但由于配送需求量的增长以及居民用餐时间的相对统一,大多数配送会在几个固定时间点送达,无论是配送人员或社区居民,都会集中到某一地点,使得某几个时间点该地区人工密度大,无形中形成了一定的疫情传播隐患。社区信息化建设应在这一亟需解决的问题上与社区管理形成有效的互动,在信息化不断发展的时代,社区工作要学会利用信息化手段提升管理的层次,要学会将好事继续落实,做更好的事。

二是建立统一的社区“群管理”机制。超市建立购物群并不是新鲜事,但在当前疫情的发展形势下,即使对手机用起来不太熟练的老年人来说,只需报出需要的商品及数量就能完成购物,也显得便捷了许多。但对于社区信息化管理来讲,仍存在几个可以优化的点:一是超市购物群的信息量仍可以继续丰富。超市购物群,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为当前防疫工作做出了贡献,但也存在了商品展示不全、菜品质量不方便确认、商品描述有出入等问题。考虑到社区内超市基本的服务覆盖人群为该社区居民,从共同推进社区信息化建设角度出发,社区可以与超市合作,开发APP、小程序等,让居民更直观更全面地掌握生活用品的动态信息。二是超市购物群只是信息化工作推进中的一步,社区内包含的功能性设施还有社区食堂、理发店、各种运动健身及娱乐设施等,这些相对独立的设施也基本通过信息化手段实现了信息的披露,比如超市建立超市购物群、理发店设立活动推广群、社区食堂与多家外卖APP合作进行商户展示等,且均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精准的社区居民数据。这些数据对于社区管理是潜在的信息补充。如何充分利用这些已经形成的信息化渠道与手段统筹建设社区统一的社群机制,是当下以及今后社区信息化需要发力的方向。国家层面推动各地区、各行业的信息化建设,面向企业终端和个人的信息化工作也在不断推进,社区作为介于两者之间的协调者,既要与社区内企业和个人形成合力,共同推进信息化建设各个节点的突破,也要善于运用整合管理手段,以点带面实现信息资源的有效利用和高效融合。

社区信息化建设是当前社区综合管理的重要一环,在疫情不断发展变化的情况下,社区信息化工作的质量提升应受到足够的重视。不能因社区综合管理成绩而忽视或搁置社区信息化建设诸多可能的提升。社区管理要抓严、落实,社区信息化同样要跟得上、用得好。提升社区信息化水平的关键不仅是技术、设备能力的提升,还要学会在利用信息化手段解决问题的同时为社区居民提供信息化应用的可能。社区,本质上仍是由一个个居民组成,要学会站在社区居民的角度思考问题,为社区居民提供思路,要让信息化手段充分发挥作用,就要让社区信息化离居民再“近一点儿”。

再“远一点儿”

从朝阳区(A社区)返回海淀区(B社区)居住,可能是这段时间我最有趣的一段经历。

经过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到达B社区门口。B社区实行了封闭式管理,社区工作人员在询问情况、确认了我为该社区居民后,却表示不能让我进入小区,需要我们提供A社区开具的纸质材料(电子版不可用),以证明我在近期没有出京。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