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一台呼吸机,数百零部件,如何保供应?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系列报道之一

提及北美三大车企要生产呼吸机时,袁振表示,呼吸机的生产有很高的技术壁垒和门槛,没有长期的技术积淀、验证测试,以及丰富的临床知识,短时间想生产出呼吸机相当困难。
发布时间:2020-04-21 13:18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诸玲珍

编者按: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世界各地普遍收紧防控措施,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平稳有序运行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17日召开会议,提出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等“六保”任务,强调稳住经济基本盘、兜住民生底线。那么,如何应对疫情给产业链供应链带来的冲击?本报从即期起,推出“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一台呼吸机的零部件有数百个,产业链遍及全球。目前,呼吸机的核心元器件供应多数来自德国、瑞士、英国等国家,国内虽然也有企业生产,但性能与国外产品存在差异。在海外疫情尚未得到根本缓解的情况下,呼吸机供应链仍存在卡脖子的环节,使得产能受到一定制约。

已累计供应呼吸机近4.7万台

4月17日,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召开了推进有创呼吸机有序生产供应视频会议。会议强调,要强化产业链协同,协助企业解决好零部件配套供应等问题,协调产业链上下游协同促产增产;强化质量安全管控,加强原材料、工艺、出厂检测等各环节质量监督及售后服务体系建设。

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介绍的医疗物资生产保障情况,截至4月8日,我国已经累计向国内供应各类呼吸机近2.9万台(含有创呼吸机3000台),向国外供应各类呼吸机近1.8万台(含有创呼吸机4000多台)。

据了解,呼吸机主要分有创呼吸机和无创呼吸机两种。无创呼吸机属第二类医疗器械,通常为一般病人主动式辅助呼吸,无需对身体产生创伤,使用一个面罩,经鼻进行通气,对患者起到呼吸辅助作用。有创呼吸机属第三类医疗器械,通常为高危急救病人被动式维持呼吸,内置涡轮或外接高压氧气,在颈部把气管切开,用一根插管将呼吸机与气管连接,为病人提供通气支持。

江苏鱼跃医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振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创呼吸机和有创呼吸机针对不同状态的病人使用。当病人属于轻症时,经鼻高流量湿化治疗仪给病人补充氧气。若病情发展到一定程度,不能自主顺利完成气体交换功能时,需要用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促进心肺耦合增强,从而吸收更多的氧气,排出体内产生的二氧化碳,避免产生低氧血症和高碳酸血症。有创呼吸机是在特别严重的情况下甚至病危时,病人已经无法进行自主呼吸的场合,一般在ICU中使用。

呼吸机生产上下游产业链长,技术门槛高,我国如何才能进一步提高呼吸机产能呢?

芯片及算法决定呼吸机质量

呼吸机属于医疗器械,研发难度比较大,对精度和灵敏度要求较高。袁振告诉记者,呼吸机需要精确地监测到人体的呼吸信号,把控呼吸的节奏、流量和压力,通过软件精准地控制风机加压和减压,配合患者一呼一吸的节拍,提供正压通气治疗。对于有效性、安全性、舒适性及噪音大小等方面要求比较高,因而对硬件性能和软件算法的要求更加严苛。

“以鱼跃为例,我们设置了静音房、半消声室,测试呼吸机的噪音出现在哪里,以及音色和音响怎么样,建设了EMC电磁兼容实验室,购买了大量的临床测试装置,开展大量的试验检测和临床验证,来确保呼吸机的安全、有效、可靠。”袁振表示。

赛迪顾问物联网产业研究中心副总经理赵振越介绍说,呼吸机组成部件包括压缩机、涡轮风机、传感器、芯片、电路板、过滤器、阀门、显示器件等。核心部件主要有涡轮风机、传感器、芯片等,软件、芯片是呼吸机大数据处理的关键。国内配套企业主要包括MCU芯片、FPC(挠性电路板)、气体流量传感器、压力传感器、温湿度传感、磁传感器、热流计等相关生产企业。

航顺芯片创始人、首席战略家刘吉平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呼吸机质量优劣与使用效果,取决于MCU处理能力与软件算法技术能力。按供气方式来分,呼吸机的核心技术难度分为低中高档,MCU芯片性能的处理能力及关键算法决定了呼吸机质量的优劣,高档呼吸机对芯片处理器能力及算法要求具有更高的性能、更好的稳定性和可靠性。

厦门市铂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吴永进告诉记者,有创呼吸机用FPC难点在于局部区域无磁、电子信号稳定、强抗电磁干挠等极限性能要求较高;传感器类FPC难点体现在高集成度、小空间3D折叠组装、超轻薄化、电子信号稳定、强抗电磁干挠。铂联科技呼吸机用FPC经过不断创新,已经在国际顶尖医疗企业大批量使用。郑州炜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高胜国表示,目前国内流量传感器、压力传感器的性能已经能够满足整机需求,但产能方面短时间还不能满足市场爆发需求。

产业链仍存在卡脖子环节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制约呼吸机产量进一步提升的主要因素是上游厂商的供货能力。由于无创呼吸机的生产配件较多,涉及供应链较长,只有产业链上各供应商的产能同步提升,才能带动呼吸机产量的提升。

“从春节到现在,公司与这次疫情相关的重点产品没有停过工,一直在加班加点地生产。目前,鱼跃每天能生产1500台无创呼吸机,即使这样,仍不能满足市场需求。”袁振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说。

“一台呼吸机的零部件有数百个,产业链遍及全球。产业链的全球化,使得呼吸机产能和效率受到制约。目前,呼吸机生产的核心元器件供应多数来自德国、瑞士、英国等欧洲国家,国内虽然也有企业生产,但性能与海外产品存在差异,呼吸机产业链仍然存在卡脖子的环节。”赵振越说。

值得欣慰的是,主管部门已经开始组织国内优秀传感器和芯片企业和呼吸机企业对接,组成联合攻关小组。袁振告诉记者:“联合攻关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由整机企业提出相关芯片和传感器性需能求,元器件企业针对需求进行研发,生产出的产品再由整机企业进行验证。由于医疗产品验证时间较长,因此,联合攻关也许并不能解决这一两个月的产能问题,但放眼未来,这种合作十分必要。”

袁振同时表示,抛开疫情,出于供应链安全、供应商的响应速度、服务能力以及成本等方面考虑,在同等条件下他们会选择国内元器件企业进行配套。

“因为海外企业最大的问题就是供应链不可控,而且交货期比较长,响应速度也比较慢,比如我们进行技术方案调整,国外元器件厂商不会立刻根据要求进行改进。因此,我们非常愿意配合国内供应商做一些共同的研发和创新,以实现本地化配套。”袁振说。

他同时建议,国内元器件厂商应该进一步提升产品品质,降低生产成本,在生产秩序恢复正常时,能够以高质量的产品参与国际市场竞争。

提及北美三大车企要生产呼吸机时,袁振表示,呼吸机的生产有很高的技术壁垒和门槛,没有长期的技术积淀、验证测试,以及丰富的临床知识,短时间想生产出呼吸机相当困难。“这也是目前美国某知名车企和阿联酋政府部门寻求与鱼跃的合作,让我们进行技术和生产线输出,在北美和阿联酋建立呼吸机生产线的原因。”袁振说。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