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赛迪专家王伟玲:以破解配置定价难题为支点,撬动数据要素市场发展

通过创新数据资源配置方式,促进数据价值有序释放。(二)研究推动数据交易市场蓬勃发展 数据交易是实现数据流通、促进数据价值释放的有效途径。鼓励科研院所、协会商会等第三方机构,围绕数据资产评估、定价、收益分配等方面,加大理论研究力度,为数据交易提供客观公正的评估服务。
发布时间:2020-05-08 09:10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王伟玲

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公布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拓展了生产要素的范围,体现了数字经济时代的新特点,推动数据资源朝着生产要素的形态不断演进,标志着我国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进入新阶段,更对数据要素配置和数据定价改革提出了新要求新课题。

笔者深感配置定价是建立数据要素市场的重要环节,也是目前数据要素市场发展的拦路虎。加快破解配置定价难题,成为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发展的首要问题。

配置定价对数据要素市场体系建设至关重要

(一)配置模式是数据要素合规流通的有效依据

当前,数据资源配置模式不清晰,可流转数据范围、数据可流转主体对象、数据流转程序等数据合规流通路径不清晰,黑产市场的数据掮客屡禁不止,使得暗网中时而浮现敏感数据交易。

面临日益严峻的数据安全形势,只有研究探索科学的公共数据资源配置模式,制定数据合规流通的规则程序,才能从根本上杜绝数据流通中的不法行为,推动数据流通走上规范化、制度化、法制化轨道。

(二)数据交易是激活数据要素价值的重要一环

自2014年中关村数海大数据交易平台建立以来,推动大数据交易建设进入快车道,全国各地纷纷建立大数据交易所。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底,我国已建及计划建设的数据交易平台数量超50个。但是作为数字经济时代诞生的一种新业态,由于数据产权不清、交易规则不明、数据资产评估标准缺失等问题,使得全国大数据交易所普遍面临交易额度低、质量低、层次低、风险高的发展窘境。

培育发展数据交易市场,探索数据资源交易机制和定价评估机制,有利于提升数据变现能力,释放数据潜藏的巨大价值。

(三)定价机制是激励数据流通利益攸关方的必然选择

数据本身的价值是很难衡量的。数据要素定价应该是指对数据要素通过加工形成的数据产品和服务进行定价。

面对很多公司产品定价所采用的“千人千价”策略,消费者只能被动接受或者不接受。

对于数据产品和服务来讲,只有引入合理的价格形成机制,才能有效防止大数据杀熟现象,确保消费者权益受到合法保护。

在收益分配方面,从数据投入到产出整个过程的参与主体都应有按贡献参与收益分配的权利,合理切分不同主体的利益分配,才能形成长效可持续的激励机制,吸引众多主体参与到数据要素市场体系建设。

《意见》对数据配置模式和定价提出

明确要求

在数据配置模式方面,《意见》首次提出将数据作为一种生产要素,要求推进数据要素配置模式探索,提高数据要素配置效率,破除数据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加快建立健全数据治理体系,形成数据资源配置制度,促进数据要素自主有序流通,充分发挥数据这一新型要素对其他要素效率的倍增作用,以激发数据要素的全社会创造力和市场活力,推动经济社会全面高质量发展。

在数据交易方面,《意见》提出要引导培育大数据交易市场,依法合规开展数据交易,建立健全数据产权交易和行业自律机制。

鼓励数据要素交易平台与各类金融机构、中介机构合作,形成涵盖产权界定、价格评估、流转交易、担保、保险等业务的综合服务体系。

在数据定价机制方面,《意见》指出要健全数据要素市场体系,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数据要素价格机制,推动数据要素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

构建数据要素价格公示和动态监测预警体系,完善数据要素市场价格异常波动调节机制,加强数据要素价格反垄断工作,维护数据要素市场价格秩序。全面贯彻落实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收入分配政策,健全数据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充分体现数据要素的价值。

积极探索数据资源配置模式和价格形成机制

(一)研究探索各类数据资源配置模式

从资源配置模式的分类看,一般包括行政配置模式、市场化配置模式。对于数据要素配置来讲,不同的配置模式特点不一样,适合的环境不一样。

应根据数据资源的不同属性,探索创新适宜的数据资源配置模式,使市场在数据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对于适宜由市场化配置的数据资源,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切实遵循价值规律,建立市场竞争优胜劣汰机制,实现资源配置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对于不完全适宜由市场化配置的数据资源,要引入竞争规则,充分体现政府配置资源的引导作用,实现政府与市场作用有效结合。

对于需要通过行政方式配置的数据资源,要遵循规律,注重运用市场机制,实现更有效率的公平性和均等化。通过创新数据资源配置方式,促进数据价值有序释放。

(二)研究推动数据交易市场蓬勃发展

数据交易是实现数据流通、促进数据价值释放的有效途径。协同政产学研多方力量,联合攻关破解数据交易面临的痛点难点。

借鉴国外数据确权法规制定方面的良好经验,开展数据产权界定研究,对数据可能涉及到的所有权、管理权、控制权、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等进行合理切分,加快推动数据立法进程。

鼓励科研院所、协会商会等第三方机构,围绕数据资产评估、定价、收益分配等方面,加大理论研究力度,为数据交易提供客观公正的评估服务。支持金融机构,面向数据探索开展担保、保险等金融服务。

(三)多渠道探索数据资源定价形成机制

数据价值的有效释放,离不开合理的定价机制。要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积极探索公共数据产品和服务定价所涉及到的关键点,研究形成数据产品和服务定价机制。

数据资源价值释放的过程中,涉及主体众多,要探索不同主体不同环节的贡献测算方式,让每个参与方都能按贡献比例按劳分配得到相应收益,为推动形成数据要素市场做好分配制度基础。

王伟玲

王伟玲,研究员,管理学博士,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信息化和软件产业所数据治理研究室主任。研究方向为数据治理、数字经济、数字政府、电子政务等。参与国务院、工信部、中央网信办和地方项目80余项,发表文章60余篇。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