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ARM入局O-RAN:推动无线接入网开放之势

ARM 宣布加入O-RAN联盟,以促进次世代蜂巢式架构创新,此举将为电信产业社群提供范围极广的全套开发工具与生态系统资源,加速对电信商和供货商提供5G基础架构,并构建开放、可互操作和云原生网络,进而推动O-RAN更好地落地。
发布时间:2020-05-12 14:17        来源:中国电子报        作者:齐旭

致力于推动无线设备实现接口开放的O-RAN联盟近期动态不断,4月份ARM公司宣布加入O-RAN联盟,几天前多家移动生态系统企业正式成立了Open RAN政策联盟,为O-RAN联盟的标准工作做进一步的补充。

截至目前,已经有22家运营商、117家产业公司加入了O-RAN联盟,ARM的加入是继高通、英特尔之后,又一家芯片巨头入局。ARM基础设施营销总监Panch Chandrasekaran公开表示,加入O-RAN,ARM将为电信运营商和电信设备供应商提供旨在构建开放的、可互操作的云原生网络的5G基础设施。而对于O-RAN联盟本身来说,芯片巨头厂商的加盟无疑将促进次世代蜂巢式架构的创新,为电信产业社群提供范围极广的全套开发工具与生态系统资源,进而推动O-RAN联盟的繁荣。

开放网络接口已呈燎原之势

2018年6月,上海MWC世界移动大会期间,中国移动、中国电信、AT&T、德国电信、日本NTT DOCOMO、Orange、韩国SKT和KT等12家运营商共同成立了O-RAN联盟,目前已有包括中国三大运营商在内的22家运营商、117家产业公司加入O-RAN。

从O-RAN的核心技术特征来看,其是将无线系统设备切分为标准子系统组件分层独立研发,可支持硬件加速器、通用硬件平台和RRU子系统的硬件独立解耦采购。

O-RAN为何能受到运营商和越来越多厂商的青睐?赛迪顾问集成电路产业研究中心分析师陈跃楠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RAN(无线接入网)建设的高成本、高封闭程度一直让运营商感到头疼。5G时代RAN的投资占运营商网络综合成本的60%~70%,5G大带宽、高频段的特性需要大量建设5G基站。一方面,RAN作为用户终端接入到通信网络的媒介,技术门槛非常高,且只掌握在少数设备提供商手中;另一方面,由于RAN的技术长期掌握在传统通信设备提供商的手中,具有高度封闭性,成本居高不下,运营商也逐渐失去了议价能力。

“5G时代RAN的开源和开放是大势所趋。”赛迪顾问产业大脑运营中心分析师申冠生告诉记者,“这是电信运营商和传统电信设备提供商之间的博弈,电信运营商牵头成立O-RAN联盟想摆脱对传统设备商的高度依赖,意图通过推动无线设备实现接口的开放,吸引更多的厂商加入,这样一方面能实现RAN的解耦,丰富采购选择,提高联合创新能力,从而降低无线接入网建设成本;另一方面还能帮助更多中小企业参与到5G无线接入网的建设中,互惠互利。”

解耦后的RAN实现了高度开放,O-RAN产业链企业里面,既有高通、英特尔这样的芯片企业,也有联想、浪潮这样的IT企业,就连诺基亚、爱立信、中兴、中信科这样的设备商企业,也位列其中。

对于芯片企业来说,他们在无线接入网建设中主要充当了架构的提供者。在这个新的架构中,通用硬件平台是非常底层的技术,也非常核心,直接决定了整个系统的可靠性、可用性和性能。所以,运营商对于通用硬件平台的选择非常谨慎,不但要关注产品的性能,还要关注可靠性以及软件完整性。正如中国电信总经理李正茂所言,O-RAN最终要在实现功能组件间即插即用、灵活组合搭配理想架构的同时,满足性能、可靠性、可扩展性、安全性和低成本等方面的组网需求。

ARM入局打开开放的网络架构之门

申冠生指出,目前O-RAN联盟中,英特尔x86仍然是运营商的主流选择,但在底层开放得计算平台上,任何厂商都不能唱独角戏,只有争奇斗艳,才能为产业带来繁荣。

如今,ARM的加入可以说为接口开放化的无线接入网底层基础设施带来了新的生机。ARM以为众多消费电子产品提供处理器而闻名,事实上,其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进一步深入基础设施市场,包括为物联网终端设备和蜂窝基站等提供支持等。

对于ARM加入O-RAN的理由,Panch Chandrasekaran表示:“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ARM正在广泛参与到移动基础设施市场当中。”他补充说,基于ARM的处理器在目前的基础设施市场中占有约28%的份额,并且越来越多地部署在蜂窝基站当中。随着越来越多的运营商开始采用开源硬件,ARM及其合作伙伴已做好充分的准备,能够为芯片提供实现5G全部潜力所需的必要功率和效率。

尽管ARM方面针对5G移动基础设施领域发出了一番慷慨陈词,但加入O-RAN必定是出于对自身优势、市场前景和业务布局等多方面的慎重考量。

在自身优势方面,陈跃楠表示,目前在网络基础设施如交换机、路由器以及服务器等硬件的市场中,ARM具有27%的市占率。全球出货量超过3亿片的芯片中,有超过1亿片是采用ARM架构的处理器。ARM如今已经成为全球各地基础设施部署的CPU架构最优选择,ARM架构芯片最大的优势就是低功耗,在性能相同的前提下,ARM的功耗普遍比竞争对手低20%左右;此外,ARM架构的芯片在成本、集成度方面也会有较大优势,这一点在O-RAN中尤其吃香;同时ARM架构具有别的架构无法比拟的产业生态体系,基本可以覆盖5G各个关键领域,因此从终端设备到云端,ARM要全面参与,以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在市场前景方面,集邦咨询分析师谢雨珊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说,O-RAN联盟的成立时间相对较短,因此该技术硬件和软件仍有很大改进空间,也因功耗高、可靠性低等潜在问题引人诟病。ARM 宣布加入O-RAN联盟,以促进次世代蜂巢式架构创新,此举将为电信产业社群提供范围极广的全套开发工具与生态系统资源,加速对电信商和供货商提供5G基础架构,并构建开放、可互操作和云原生网络,进而推动O-RAN更好地落地。

在业务布局方面,陈跃楠强调,数据及服务器的产品将会是ARM更加看重的业务方向,未来在处理器架构设计方面,预期ARM将不仅关注终端装置的实际使用情境,更将针对具体的联网应用展示出更好的运算表现,这也体现出ARM对O-RAN业务方面的重视。

2020年伊始ARM便打出了“组合拳”,发布了一系列产品通告,其中包括被Ampere宣布用于云和边缘计算数据中心的业内第一款80核ARM架构64位处理器Altra,以及将被诺基亚和三星用于下一代基站的Octeon TX2芯片。“说到底,我们将5G视为ARM的一个关键细分市场。”Panch Chandrasekaran坦言。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