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5G刚起步,价格战就来了?

“6·18”大促火热进行之际,运营商也开启了购物节促销模式,将“高高在上”的5G套餐价格一举拉低到百元以下,那么这是否意味着运营商在快速布网的同时提前打响了5G资费价格战了呢?
发布时间:2020-06-17 10:44        来源:通信产业报        作者:高超

“6·18”大促火热进行之际,运营商也开启了购物节促销模式,将“高高在上”的5G套餐价格一举拉低到百元以下,那么这是否意味着运营商在快速布网的同时提前打响了5G资费价格战了呢?

今年618大促,推出价格更具竞争力的5G套餐仅仅是运营商促销的手段之一。

今年4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将5G正式列入了新基建范畴,从政策上进一步加快了运营商5G网络的部署进程,也促进了5G产业的快速发展。而从市场角度而言,衡量运营商5G业务推广优劣的标准就是5G用户的多寡。

能够让用户尽快使用5G业务,需要从网络、终端、通信资费三方面入手,而通信资费价格和终端价格对5G用户增长的拉动作用又是最明显的。不过,与终端价格相比,运营商对通信资费价格的调整拥有更大的自主权,所以成为此次“6·18”5G大促销的主角。

5G套餐资费不到百元

在此轮5G大促中,运营商对5G套餐资费的打折力度较大,资费低至88元/月,相当于打了七折,而有些地区甚至出现了48元/月的5G套餐。在5G业务正式商用9个月后就把5G资费拉低到“地板价”,速度之快似乎不同寻常。

对于5G套餐资费的制定,三大运营商大同小异,基本分为个人版、家庭融合套餐和提速包三类,而此次进行大规模促销的主要集中在个人版套餐。

据了解,三大运营商针对个人版5G套餐设定了7—9个档位不等,标准资费最低为128元/月,最高为999元/月。每档套餐内均包含国内流量、全国语音、网络服务、其他会员权益等多项内容,其中套内流量最少为30GB,最多为500GB;套内通话最少有200分钟,最多有5000分钟。

针对家庭版5G融合套餐,运营商大多设置了5档,标准资费最低为169元/月,最高为869元/月。每档套餐内除了包含手机流量、全国语音等内容之外,还包含了固网宽带、IPTV等家庭业务。其中,中国电信固网宽带带宽最低300M,中国移动最低是100M,中国联通的最低带宽是500M,而三家运营商的固网宽带最高带宽都达到1000M。

对于5G流量提速包,三大运营商的资费大同小异,最低19元/月,含5GB流量;最高99元/月,含60GB流量。相对于上述两款5G套餐,5G流量提速包的性价比较低。

如前所述,此次5G资费大促以个人版套餐为主,部分运营商的5G流量加速包也参与了此次优惠促销。

通过对比三家运营商,折扣力度最大的是中国移动,5G畅享套餐(个人版)原价128元/月,打折后的价格是88元/月,相当于6.9折;其次是中国联通,5G畅爽冰激凌套餐原价129元/月,打折后的价格是90元/月,相当于7折;中国电信5G畅享套餐原价129元/月,打折后的价格是103元/月,相当于8折。

当然,打折扣优惠价格拥有一定的准入门槛,比如中国电信的折扣套餐合约期是24个月;中国移动的合约期是12个月;中国联通除规定合约期为12个月之外,还需要预存一定数目的预存款,而且三家运营商都规定合约期内只能更换价格档位更高的套餐,解约须缴纳违约金。

价格战提前打响?

在5G规模商用刚刚开始上路,网络建设尚未完善之时,运营商集体打折促销5G套餐,很容易让人疑惑5G价格战是否提前开打了呢?

所谓的“价格战”一般是指企业之间通过竞相降低商品的市场价格展开商业竞争的一种行为,也泛指通过把价格作为竞争策略的各种市场竞争行为。而按照经济学规律,同质化越严重的市场,越容易引起价格战。国内通信市场恰恰属于此类。

通过对比三大运营商5G套餐内容,无论是价格,还是套内内所包含的流量、通话时长等都十分接近,很难比较其中的优劣。在这种情况下,通过调整价格来获取用户似乎就成为唯一选项。

但是,如果结合当前5G发展大环境,以及5G套餐历史价格等多种因素来看,运营商对于5G套餐的降价行为似乎又不是以“搞垮竞争对手”为目的。独立分析师付亮认为,运营商此时推出价格相对较低的5G套餐,其目的还是想尽办法吸引5G用户,努力提高5G网络利用率。

尽管三大运营商号称5G套餐用户达到了8000万户,但这个数字的水分很大。据工信部的数据,截至4月底,中国5G用户累计已经超过了3600万户。显然,中国5G实际用户占比还是比较低的,因此不难理解运营商为何要借“6·18”之机促销5G了。

如果对比5G刚刚正式商用和现阶段所实施的资费标准来看,这场所谓的“价格战”之说似乎更站不住脚。

据了解,5G刚刚正式商用之时,三大运营商就针对新老用户推出了7—8折的5G套餐优惠价格,而目前同类型套餐的折扣依然是7—8折,并没有太大变化。主要原因还是,上次优惠价的推广期是半年,到现在,这部分用户的优惠价合约期已到,如果运营商不再提供新的折扣价,很难留住用户。所以,付亮认为,这时继续以相同折扣价续约,是用户与运营商的共赢选择。

总体而言,无论哪种方式,执行的还都是5G套餐推出初期的政策。随着5G手机价格下降到了1800元以下,5G网络覆盖范围不断扩大,运营商应进一步推出门槛更低的5G入门套餐,以促进更多的用户从4G升级为5G。鉴于此,付亮表示,现在运营商降低5G套餐门槛的时机已到。

5G经营如何创新?

通过降价来吸引更多用户,运营商应用这种朴素的经济学思想来提升KPI无可厚非,但是这并非是长久之计。

业界普遍认为,如果5G网络达到4G同等覆盖范围,基站总数将是4G的2—3倍。按照工信部的数据,截止到今年3月底,4G基站总数为551万个。这意味着5G基站至少需要1102万个。按照三大运营商此前集采5G基站平均价格15万元计算,1102万个5G基站的投资总额超过1.65万亿元。而三大运营商今年用于5G的总投资额仅有1803亿元。

在巨大的投资面前,通过打折促销的方式来获取用户是非常不明智的运营商也深谙此道,这也是在此次促销活动中,给用户设置很高们的原因所在。但是通过分析运营商5G套餐的设置来看,运营商对于5G创新经营的想象空间比较有限。

据悉,在国内流量、全国语音、来电显示等常规业务之外,三大运营商都在5G套餐中增加了网络权益和会员权益。网络权益的侧重点是网速和网络接入优先级,会员权益的侧重点是扶持5G业务生态。如果说前者还有5G创新经营的影子的话,后者只能说是现有4G业务生态的升级版。

面向消费者市场,运营商原本可以更大胆,对5G套餐的垂直划分可以更专业。以游戏为例,目前手游市场的发展非常成熟。据艾瑞咨询的数据,今年3月,中国移动互联网游戏服务行业月独立设备数达到9.27亿台,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达76.7分钟。其中部分游戏对时延、网速要求非常高,因此有大量用户使用第三方网络加速器来提升用户体验。如果运营商针对这部分用户在网络侧提供原生网络加速支持,将会大幅提升其5G网络附加值。其他网络应用同样如此。

针对不同的用户群提供定制化的网络服务,这是5G网络区别于前几代网络的主要特征之一。利用这些特性,加强5G网络在垂直细分领域的利用率和覆盖率,这是运营商独有的技能。运营商也需要借此来发挥其能力,为用户提供更好的网络即服务,这要比单纯的在套餐价格上比拼更可持续发展。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