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美国加州与北京自动驾驶道路测试情况比较分析

2月27日美国加州车辆管理局(DMV)公布《2019年自动驾驶接管报告》(以下简称“加州报告”),随后北京于3月2日发布《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报告(2019年)》(以下简称“北京报告”)。
发布时间:2020-07-08 11:13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李雅琪

2月27日美国加州车辆管理局(DMV)公布《2019年自动驾驶接管报告》(以下简称“加州报告”),随后北京于3月2日发布《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报告(2019年)》(以下简称“北京报告”)。加州与北京分别代表了美中自动驾驶的领先水平。因此,将两个报告进行横向对比分析,对于摸清中美产业推进路径特点,分析中美自动驾驶产业差距,推动我国自动驾驶产业长远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是加州先发制人,北京有后来居上的追赶之势。道路测试规模是评判自动驾驶水平的一项重要指标,单从数据量来看,2015年至今,在加州公共道路进行自动驾驶测试的公司已连续5年向加州DMV提交路测报告。北京自动驾驶道路测试开展相对较晚,因此无论是在参与企业数量上还是路测里程方面均在不同程度上处于落后地位,中美自动驾驶道路测试数据积累仍存在显著差距。但北京追赶之势强劲,基于中国特色路况,积极推动自动驾驶道路测试多项创新。政策方面,发布《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第三版),在测试牌照续发,企业测试成本持续降低,道路测试内容进一步丰富等方面做出了大量优化。测试标准方面,积极推动测试类、支撑类、监管类测试标准完善创新。测试场景方面,加大V2X设备部署规模,满足车路协同测试需求。应用示范方面,规划建设5G自动驾驶示范区以及首钢冬奥示范区等项目,积极探索商业落地模式。

二是中美企业层次分化现象显著。美国已初步形成了巨头企业核心引领、细分领域龙头企业协同参与、大量初创企业有益补充的产业格局。Waymo作为业内标杆企业,充分发挥其巨头引领效应,携手克莱斯勒等合作伙伴,已基本打通“整车制造+汽车电子+计算芯片+人工智能+应用场景”的全维度、多梯次产业竞合关系。我国企业技术创新主要集中于与人工智能密切相关的自动驾驶核心算法与系统集成领域,而底层基础软硬件仍是短板。据北京报告数据,我国高性能传感器等关键零部件仍有60%采购自国外厂商,该数据虽较2018年有所下降,但仍然积累薄弱,有碍于培育成熟产品和生态体系。

三是自动驾驶产业发展逐渐步入“沉淀”阶段。关键技术方面,中美企业纷纷意识到自动驾驶道路的艰巨性与长期性。以Waymo,Lyft为代表的美国企业,以激光雷达为技术基础,通过累积路测里程,推动L4/L5级自动驾驶技术沉淀。以百度Apollo为代表的中国企业提出“车路协同”概念,把一部分感知和决策能力放在路端以解决单车智能所面临的技术壁垒。战略路径方面,由于自动驾驶产业的技术和资本密集程度极高,回报周期长,如何在“沉淀”阶段实现自我造血成为企业制胜关键。Waymo于去年3月宣布对外出售激光雷达,且首次获得22.5亿美元得外部融资。奔驰、宝马、法雷奥等诸多老牌巨头也在积极应对新旧动能转化的阵痛,企业积极探索现实可行的商业模式。百度Apollo广泛集结各路生态合作伙伴,打造自动驾驶开放平台。商业化应用方面,中美积极探索可盈利推广的商业落地模式。美国企业以无人驾驶出行、以及物流货运为主要应用方向。中国则充分发挥场景丰富的特色优势,除出行与物流外,还额外开展了机场接驳、无人配送、环卫等多种应用示范。

李雅琪,赛迪智库电子信息研究所研究人员,从事电子信息产业政策研究和趋势分析工作,特别是汽车电子、人工智能等相关领域。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