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那个时候,我们的确膨胀了。”回首10年,雷军“服软”

11日晚,雷军花费了3个小时总结了小米的过去10年,捎带脚展望了新的10年。按照雷军当初的想法,这本应是一场盛大的庆典,但因为疫情浓缩为一场个人演讲。
发布时间:2020-08-13 10:08        来源:中国电子报        作者:邱江勇

11日晚,雷军花费了3个小时总结了小米的过去10年,捎带脚展望了新的10年。按照雷军当初的想法,这本应是一场盛大的庆典,但因为疫情浓缩为一场个人演讲。

雷军用20个故事讲述了小米如何创业9年成为最年轻的全球500强公司,创立不足10年营收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动情之处一度哽咽。不难看出,他为这一刻准备了很久,除了热血、眼泪,演讲中还不乏信手拈来的梗。现场有人点评,雷总具备一名脱口秀演员的潜质。

相较浓墨重彩的10年回顾,这场主题为“小米从哪里来将往哪里去”的演讲,对于小米新10年如何开启显得轻描淡写。演讲下半场,会场画风切换为新品发布,三款产品的登场仿佛是呼应雷军为小米定下的三大铁律“技术为本、性价比为纲、做最酷的产品”。特别是定价为49999元的OLED透明电视,“全球首款量产”的定义估计一段时间内会引发热议。然而,在这晚,上述“细枝末节”都已经不重要。

小米的基本盘

过去10年,手机一直是小米的基本盘,雷军的互联网方法论和雄心也因手机被放大到极致。

“做全球最好的手机,只卖一半的价钱,让每个人都能买得起。”从来没有做过手机的雷军,10年前就是怀揣这样的梦想,从零开始。11日晚,做手机的故事占了雷军演讲的很大篇幅。

小米做手机一开始找了条“捷径”,当时硬件最好的是摩托罗拉,软件最好的是微软,互联网最好的是谷歌。小米把这三家公司的精英凑在一起,炼成了“铁人三项”。小米创办的第一年,雷军花了80%的时间在招人。

2014年三季度小米手机登顶国内市场,仅靠中国出货量就排到全球第三。“小米手机实在太火,我们又供应不上,很快被贴上‘饥饿营销’这个标签。”雷军至今想起来还觉得“冤”。

次年,小米就滑落至低谷。雷军亲自接管手机部,一天最多开了23个会。MIX的发布拉开了手机全面屏时代的帷幕,也成为小米逆转的号角。“手机行业,从来没有一家公司在销量下滑后,还能成功逆转的。”雷军回忆说。

小米的手机业务自正式启动双品牌(小米和Redmi)策略以来,始终位居全球前四。现在小米手机业务在50多个国家和地区位居前五。境外收入已经占到公司收入的一半。

对于过去10年的成绩,雷军很自豪,但也表露出担忧:在复杂的国际环境和激烈的竞争环境下,不能躺着过去的业绩过日子。

今年初雷军给全体员工写了封信,明确了小米“5G+AI+IoT下一代超级互联网”的战略方向,再次强调All in AIoT。在这个战场,小米未来5年至少投入500亿元。他希望借助“5G+AIoT”打造贯穿集团全产品、全平台、全场景的服务能力。

雷军强调,下一个十年,智能生活将彻底影响每个人,小米将成为未来生活方式的引领者。这也将成为小米未来10年的基本盘。

“服软”董明珠的背后

“虽然小米很好,但是我在这正式承认我们的确输了。”在小米十周年演讲中,雷军提及了2013年与格力董明珠的那次打赌。数年后的突然“服软”,给媒体平添了新佐料。

雷军回忆道,2013年自己入选央视年度经济人物,编导安排他和同时获奖的董明珠一起上场。为了活跃气氛,在编导的“撺掇”下,雷军提议跟董明珠赌一块钱,5年之内小米的营业额能否超过格力。

格力代表中国传统制造业,小米代表新经济,放到一起就特别有话题,雷军袒露了初衷。彼时,格力年营收1200多亿元,小米才200亿元。

“结果董大姐一上场就说,要赌就赌10个亿。那瞬间,我有点懵。”雷军笑道。不经意间,他成了“网红”,此后只要和董明珠一起出现,媒体就会从各个角度盯着拍。

此后五年,小米从200多亿涨到1749亿元,涨了8倍,这让雷军非常满意。格力从1200亿涨到了1980亿元。从规模上看,格力赢了;就增速而言,小米获胜。

雷军每次想起打赌这件事,就后悔不已,“那个时候我们的确膨胀了”。事实上,很快小米就陷入了成长的低谷,格力也遇到了增长的天花板。

由此引发的“制造业和互联网谁是未来”的争论却越来愈烈。而今雷军看来,那次打赌让他对制造业有了更深的了解,对互联网也更有信心:“我们信仰互联网,我们相信互联网的方法论,我们会坚持用互联网赋能制造业。”

雷军在演讲中透露,小米会深度参与制造业,“我们已经自研大量高端装备,并已设计完成了全自动化的高端手机生产线”。小米产业基金已投资超过70家半导体和智能制造的公司。雷军表示,小米未来要做“制造的制造”。

2019年,格力原地踏步,营收1982亿元,小米营收达到2060亿元。雷军认为:“结束打赌的第二年,小米就赢了。”

高光时刻和愿望各三个

雷军总结,创业10年有三个难忘的高光时刻。

上市无疑排第一。雷军在小米IPO前夜提出,小米硬件综合净利率永远不超过5%。这一说法被质疑为“画大饼”,有人说雷军“是不是疯了”。雷军告诉股东:“如果你们同意,你们拥有的将是一家注定伟大的公司。”于是,一锤定音。

去年七月,小米科技园正式开园,心情激动的雷军发了一条微博:北漂,奋斗九年多,终于买房了!8栋楼,34万平方米,52亿造价。阅读量达到3300万。雷军这样描述自己的家:“这个园区漂亮极了,美轮美奂,我们亲切地称之为‘清河三里屯’”。在他和房产中介眼里,这成了“最励志的北漂故事”。

2019年入选500强让雷军嘚瑟了一下,大学毕业就开始创业的他没有机会进入世界500强,现在“终于可以在500强上班了”。今年8月10日,小米再次入选《财富》世界500强,列第422位。演讲时,雷军谦虚地承认,离大家的期望还有一些距离,但又傲娇地表示,未来的成长速度注定超过大家的想象。

最后,雷军表达了三个愿望,一是小米成为全球最知名的品牌之一,无论到哪个国家,大家都知道Xiaomi的发音。二是,不会再有人说雷总是劳模了,因为这个舞台属于小米的年轻人。三是,又有一大群了不起的创业公司诞生了,他们在成功的时候说受了小米创业故事的激励。

小米8个合伙人全部是研发出身,前100位员工近99%是做技术的,技术立业被小米视为骨子里的基因。雷军相信,有着浓郁工程师文化的小米会走到梦想未曾抵达的高度。一直以来顶着“小米没有核心技术”诟病的雷军,用新品亮相为演讲收尾,表达了小米死磕硬核科技的态度。他说,小米今年的研发预算安排了100亿元。

几个月前,小米十岁生日那天,雷军和小米全体高管一起重走了创业路,从北京中关村保福寺桥的银谷大厦起步,走到小米科技园。从起点到终点,直线距离不过6.9公里,小米走了10年。这是记述小米成长历程的新书《一往无前》中的片段。雷军亲自写了推荐序“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开始为自己立传,这一点也不小米。那么,雷军“RUOK”?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