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国际合作:破“壁”通“关”开新局——促进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系列述评之二

8月4日,国务院印发的《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 (以下简称8号文),从财税、投融资、研究开发、进出口、人才、知识产权、市场应用、国际合作等方面,大力支持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特别是其中的进出口和国际合作政策,为建立全球化的集成电路与软件产业合作共赢格局,打破屏障、促进国际合作提供了保障。
发布时间:2020-08-14 14:25        来源:中国电子报        作者:李佳师

8月4日,国务院印发的《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 (以下简称8号文),从财税、投融资、研究开发、进出口、人才、知识产权、市场应用、国际合作等方面,大力支持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特别是其中的进出口和国际合作政策,为建立全球化的集成电路与软件产业合作共赢格局,打破屏障、促进国际合作提供了保障。

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是

全球化产业

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是全球化的产业,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将全产业链贯通且做到最佳。全球化的专业分工与协作,能够充分释放需求、激发创新活力,使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发挥最大效应。

从集成电路产业看,半导体产业链的五个环节:材料、装备、设计、制造、封装,多年来因为进行全球化分工协作,取得了快速发展,形成了今天这样有地域特色的产业格局:半导体材料的领先产业集群在日本,最先进的制造代工企业在中国台湾、韩国,领先设备厂商在荷兰、美国,最大的半导体企业在美国,最大的需求市场则在中国大陆。

全球化分工协作实现资源效益的最大化,同样体现在企业发展模式上。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巨头英特尔一直以来坚持走“大而全”的道路,坚持设计、制造、封装“全面开花”的发展模式。最近,这种模式遭遇了瓶颈,其7纳米工艺制程不断推迟量产时间。而做专业代工的台积电,因为有全球的设计企业为其提供大量订单和巨大的舞台,让其有更多的动力和资金专注于先进制程工艺研发,现在它的制程工艺已经超越了英特尔,实现了5纳米量产,并开始向3纳米制程进军。台积电的成功,正是全球IC产业链进行分工协作的最好例证。

从软件产业看,这些年全球软件与数字经济的高速发展得益于软件的开源,软件的开源打破了地域、国家、公司、政治等限制,让全球所有的程序员都可以共享并贡献创新智慧。从全球软件巨头到小微软件企业,几乎没有一个不受益于开源。而开源软件从一出生就是全球化的,就是面向全球开源的。

全球ICT企业巨头,无论是英特尔、高通、苹果,还是微软、IBM、SAP等,无不是全球化的企业,无不在进行全球化的分工布局。英特尔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杨旭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只有真正的全球布局,才可以稳定制造和供应网络体系,才可以更灵活地抗击未来风险。英特尔全球化的供应链布局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得到了很好验证,供应链注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分割’。”英特尔在世界各地设有6个晶圆制造基地和4个封装/测试制造基地,拥有1.6万家全球供应商,在中国大连和成都建立了工厂。“我们80%的业务在美国之外,是一个全球化企业。”他说。

高度的产业分工协作,高度的产业信任,成就了今天的产业格局。以苹果与台积电的合作为例,在2017年台积电成立30周年的庆典上,苹果公司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表示:“台积电为iPhone4处理器投资90亿美元,6000人全年无休工作,在11个月时间内备妥产能,并以卓越技术完成为苹果生产5亿颗处理器的壮举。”这其中所体现的产业分工、信任、全力以赴等,都为整个产业的发展树立了典范。

今天全球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的发展早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这个全球化的大舞台上,共同创新,正在推动全球经济蓬勃发展,推动科技造福人类。

中国秉承开放合作

积极融入全球产业链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一些国家为了规避供应链风险,推动制造业回流,出现了一些逆全球化的迹象。应该说这是正常现象,但并不会改变全球化的大趋势。世纪互联蓝云CEO刘启航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们看到的全球化进程中出现的一些小波折,只是历史长期发展过程中的一些经历,个人仍然相信全球化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中国不仅仅是全球化的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巨大的市场。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进口国,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为3040亿美元。商务部数据显示,中国2019年承接的外包服务为10695亿元。2019年商务部公布的《跨国公司投资中国40年》报告显示,2017年,苹果在中国市场营收447亿美元,占全球营收19%;英特尔和高通在华营收分别达到148亿美元和146亿美元,占各自总营收的24%和65%。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大家也会担心,在外力的作用下,中国会不会关起门来?

清华大学微电子系教授、微电子研究所所长魏少军表示:“8号文的出台,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中国的半导体产业不会关起门来,而且还会加大国际合作力度。中国半导体市场还将持续发展,发展的红利愿意与全球企业共同分享。”

赛迪顾问集成电路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吕芃浩认为,8号文向全球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中国愿意开放市场,共同为全球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发展做出努力,无论是来中国设厂还是设立研发中心,中国都秉承开放包容的态度,国家财税的支持都一视同仁。

以海外市场为主的软件企业APUS公司市场总监王永生表示:“新政策特别强调国际合作,向国际释放了明确的信号,中国企业的发展将坚定不移走开放合作的道路,政府将继续为国际来华发展的企业提供良好的环境,中国也坚定不移地继续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与国际企业、大学、研究机构开展合作。”

中国欢迎国外企业到中国,也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进一步深化国际合作,提供更优的进出口政策,一定会为全球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发展注入更多利好。

减免关税打破屏障

进一步深化国际合作

应该说,要推动国际合作,鼓励国内企业走出去,欢迎国外企业到中国,需要进一步打破合作的屏障,而屏障之一是关税。

因为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是高度全球化的产业,所以一定有大量的进出口业务和国际贸易。降低或减免进口关税,尤其是在设备和材料方面,能够进一步增强上下游之间的合作,助力企业的发展。

集成电路企业在早期,其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且在产能的爬坡期,受良率的影响,成本很高,利润很低,很多IC企业之所以到二手设备市场“淘”设备,就是希望能够进一步降低成本。8号文在进出口政策中,对重大集成电路项目以及软件和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自用设备,给出了免征进口税等政策,降低了企业的负担。吕芃浩表示:“对企业免征关税,能够保障集成电路企业的现金流,促进企业的良性发展。”

“在过去,非生产型企业(主要是设计企业)设备进口是需要交纳关税的,现在8号文规定免征,这就给很多设计企业带来了积极的利好。”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认为。顾文军进一步表示,目前在税收的减免上仍有许多限制,比如在进口增值税方面,8号文中仍然是进入国家重大项目名单的企业(新项目跟国家发改委窗口指导挂钩)才能获益。“下一步希望部分政策能够得到更进一步的细化和明确。”顾文军表示。

从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的维度看,相对于软件服务外包,品牌软件与信息服务出海面临比较大的挑战在于“水土不服”,难以进行本地化运营、提供更符合当地用户习惯的服务以及融入当地产业生态,而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是首先得有“钱”。

过去软件和信息服务企业出海,从金融层面到业务落地,从融资保险到数据支撑,均是依靠企业自主推动,其中的风险和所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这次8号文给出的两条政策对于企业很有吸引力,其一是国家鼓励金融机构可按照独立审贷和风险可控的原则提供融资和保险支持,其二是商务部会同相关部门与重点国家和地区建立长效合作机制。为出海的软件和服务企业带来了实质性的利好。”王永生说。

欧美软件企业从产品定义开始就采取全球化思路,中国软件和服务企业要想更好地融入全球产业链的发展,仍需要进行更多的努力,包括吸引国际资本的参与,聘用当地团队等。事实上,我们看全球IC和软件巨头的发展,其在世界各地的发展同样并非一蹴而就,在每一个区域市场也都经历了磨合与生长。这样的磨合与生长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所必须经历的。中国集成电路和软件企业要加快全球化的布局,主动融入全球产业生态链的分工协作,拥抱开放创新新时代。

合作站点
stat
  • sitemap
  • sitemap1
  • sitemap2
  • sitemap3
  • sitemap4
  • sitemap5
  • sitemap6
  • sitemap7
  • sitemap8
  • sitemap9
  • sitemap10
  • sitemap11
  • sitemap12
  • sitemap13
  • sitemap14
  • sitemap15
  • sitemap16
  • sitemap17
  • sitemap18
  • sitemap19
  • sitemap20
  • sitemap
  • sitemap1
  • sitemap2
  • sitemap3
  • sitemap4
  • sitemap5
  • sitemap6
  • sitemap7
  • sitemap8
  • sitemap9
  • sitemap10
  • sitemap11
  • sitemap12
  • sitemap13
  • sitemap14
  • sitema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