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新基建赋能,我国无人驾驶物流迎来窗口期

从医疗用品到家庭用品,无人驾驶物流可以帮助减轻现有送货服务的压力,美国及欧洲国家正在加速部署无人驾驶货运网络,但同时大范围实施仍存在挑战。
发布时间:2020-08-18 09:02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李泯泯

全球受新冠疫情影响,隔离管制、复工延迟等对物流和运输行业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从医疗用品到家庭用品,无人驾驶物流可以帮助减轻现有送货服务的压力,美国及欧洲国家正在加速部署无人驾驶货运网络,但同时大范围实施仍存在挑战。目前我国在新基建发展大潮下,5G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型科技迅速崛起,为无人驾驶腾飞助势。我们需要从国内外无人驾驶物流发挥的作用中发现问题、汲取经验,加快推动我国无人驾驶物流相关法规完善和技术升级,为建立新型物流供应链体系做好准备。

一、 无人驾驶物流时代是大势所趋

无人驾驶物流在疫情期间的优势突显。由于人们长时间在家隔离或远程工作,导致物流需求急剧增加,无人驾驶物流在降低人员传染风险的同时可以缓解快递服务的压力。一方面,安全性是推动无人驾驶物流发展的重要因素。据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估计,在2017年,约有91,000起撞车事故涉及驾驶员疲劳。另一方面,无人驾驶物流可以填补劳动市场空白。随着老龄化加剧,运输行业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劳动力短缺。据美国卡车运输协会预估,到2024年,美国将出现174,500名驾驶员短缺。同时,无人驾驶物流可以提高运输行业的效率以及减少运输成本,由于车辆会选择最优路线以避免延误,并且始终以最佳速度行驶,可以帮助货运公司减少多达40%的运营成本。

欧美日加速实现无人驾驶物流商用。日前,雷诺和日产以及Google的姊妹公司Waymo都计划将自动驾驶出租车和送货服务引入法国和日本。在众企业中,图森未来(TuSimple)已率先启动全球无人驾驶货运网络部署,其与美国卡车制造商Navistar达成战略协作,共同研发L4级别无人驾驶卡车,并预计于2024年前实现量产。目前,图森未来已经在美国七条路线上运行无人驾驶运输物流服务,并通过设立物流枢纽中心,运用运营监控系统和运输管理集成系统使客户可以实时监控以确保货物的安全性。但是,欧美部署无人驾驶物流商用仍面临困境,如美国对完全无人驾驶的执照颁布有极为严苛的技术要求和评估程序,另外,法律缺失、基建配套不健全依然是规模化应用的制约因素。

表1  全球无人驾驶物流运输领先企业概览

企业名称

公司总部

发展现状

TuSimple(图森未来)

美国圣地亚哥

TuSimple成立于2015年,目前使用的Navistar卡车配备了独立开发的自动驾驶技术,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够在各个仓库之间自动驾驶的卡车,宣布将建成世界上第一个自动货运网络。

Embark Trucks

美国旧金山

Embark研发了自动驾驶系统 Embark AI,优势在于能够在眩光、雾霾和夜晚等极端条件下做出智能判断。该公司正在投资建设转运中心,即毗邻高速公路的设施。在转运中心,它的自动卡车可以从附近的货运配送中心搭载拖车。

Daimler(戴姆勒)

德国斯图加特

戴姆勒卡车公司是自动驾驶的先驱,正在设计一款专为自动驾驶而设计的卡车底盘,以及支持未来10年四级卡车测试的基础设施。日前被批准在美国内华达拉斯维加斯市的高速公路进行路上测试。

Volvo(沃尔沃)

瑞典哥德堡

自动驾驶卡车Vera可以安装在任何标准的拖车上,并且可以拉动多达32吨的货物。已经在挪威采矿公司BrønnøyKalk AS的实际运营中运行。

Plus.ai(智加)

美国旧金山

Plus.ai是一家以L4卡车方案的公司,采取激光雷达+摄像头+雷达为核心的传感方案,希望打造AI大脑。近期,PlusAI与奇瑞汽车达成技术合作,双方宣布将在智能驾驶相关领域进行资源、渠道共享。

Waymo

美国山景城

Waymo最早是谷歌旗下的无人车项目。日前与快递服务公司UPS建立了合作关系,在凤凰城地区测试配送服务。获得加州监管机构的许可,授权Waymo可以使用其自动驾驶出租车运送乘客。于今年3月宣布启动无人驾驶送货服务Waymo Via,主要服务于短途、长途货物运送及交付。

Ike

美国旧金山

Ike使用虚幻引擎的AI感知系统,致力于完善自动车载系统,将视觉传感器、软件和强大的计算能力结合在一起,足以应付高速公路驾驶。

Tesla(特斯拉)

美国旧金山

Tesla旗下的无人驾驶卡车Semi可为卡车司机在长途旅行中提供半自动驾驶和安全性方面的帮助,将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应用在该车辆上,计划于2020年底实现小批量生产。

Einride

瑞典斯德哥尔摩

Einride专营电动和自动驾驶汽车,称为Einride Pods。一方面,其与其他物流公司合作,在其他公司的车队中引入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如与物流供应商DB Schenker合作;同时,Einride也直接与连锁超市Lidl等公司合作,为其供应自动驾驶车Einride Pods。

Nuro

美国山景城

私人机器人企业。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批准自动驾驶汽车初创企业Nuro在未来两年中部署最多5000辆低速自动驾驶电动送货车,这种名为R2的自动驾驶汽车不搭载乘客,是一辆完全自动驾驶车辆,可为餐馆、杂货店等提供服务。去年沃尔玛和达美乐表示,他们将与Nuro合作,在休斯顿推出自动驾驶送货试点项目。

二、 我国无人驾驶物流面临机遇与挑战

政府出台政策支持智能汽车规模化发展。2020年2月,国家发改委会同11个部委联合发布《智能汽车联合发展战略》,将目标设定为到2025年,“实现有条件自动驾驶的智能汽车规模化生产,实现高度自动驾驶的智能汽车在特定环境下市场化应用”。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推荐性国家标准报批稿),为我国的自动驾驶相关政策法规和强制标准出台奠定基础。另外,我国多个城市已开放无人驾驶路测,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而广州于7月向无人驾驶初创企业文远知行颁布全国首个智能网联汽车远程测试许可。

我国车企、互联网企业布局无人驾驶物流欲夺先机。新冠疫情加速了无人驾驶物流的生活场景应用,京东和美团点评等多家供货商已加快采用无人驾驶物流的速度,以启动非接触式交付服务来分发医疗用品和杂货。新石器、智行者、驭势科技运用无人驾驶物流为武汉及全国各大医院及城市区民提供消毒、测温、送餐等服务。低速无人车在多个领域发挥了重要作用,让社会认识到无人驾驶物流规模化应用的成熟度和可能性。同时,在新一轮的科技角力中,各企业蓄势发力欲抢占先机。德邦、顺丰、G7、满帮等卡车运营商和物流巨头着力布局干线物流,而苏宁正在构建由无人仓库、无人驾驶车辆、无人重型卡车和无人驾驶飞行器组成的“无人物流兵团”。

新基建助力无人驾驶物流“换道超车”。新基建助力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腾飞将利好无人驾驶物流商用落地。如5G具有高连通性、无缝漫游、低延迟、抗干扰的特性,其高带宽可以解决速率小、覆盖范围有限的难题。日前,文远知行即是在5G技术的助力下取得了智能网联汽车远程测试许可,其测试车辆配备了5G远程操控功能,作为测试地点的广州国际生物岛也实现了5G网络全覆盖。同时,中国重汽车辆与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结合,加速无人驾驶重卡商业化运行的步伐。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定位服务可以助力无人驾驶车辆在港区完成集装箱的卸载,在矿区与挖机配合进行物料装载,在园区实现无人驾驶公交车精准停靠站。另外,苏宁物流通过5G摄像头、5GAGV和5G无人叉车进行大数据分析,从而建立5G无人仓库。

三、 对策建议

借新基建政策之春风,推动无人驾驶物流行业攻克关键核心技术。目前我国无人驾驶技术仍存在技术壁垒,如高精地图无法实时更新、传感器的车规级程度较低。我国应将大数据、机器人、人工智能、云服务、物联网及区块链等新技术与无人驾驶物流行业实践深度结合,将5G网络和AI人工智能技术用于提升无人驾驶技术算法、算量和算力,推动5G LTE的实践应用,实现V2X的同时提升无人驾驶物流车辆的安全性。同时出台专项政策及激励基金提升企业创新动力,支持无人驾驶物流的专项研究。

完善细化关于无人驾驶物流在保险、法律等方面的相应政策。目前我国无人驾驶相关法律条例依然缺失,制约了无人驾驶汽车在公开道路测试,对技术测试进度造成阻碍。我国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标委、测试局等多个政府部门需要就无人驾驶物流车产品标准、无人驾驶路测法规等问题进行专题立项进行多轮研讨磨合,广泛听取相关企业的意见建议,针对无人驾驶货车进入道路交通和物流行业出台产业支持政策。另外,国家需要推动车险业相关法律和监管政策的文件制定,填补国内在无人驾驶事故责任认定、保险索赔等方面的空白。

促进无人驾驶物流基建的配套建设,建立数字基础设施。我国的网联式自动驾驶需要适应运行当地的道路基础设施和信息基础设施,需将无人驾驶物流与智慧城市发展深度融合,增强路、网、平台的配套能力,建设智能化交通控制、V2X信息通信交互等智慧交通管理平台,加快实现主要路网的高精度数字地图定位全覆盖,加速智能交通路网的普及。另外,推进一批试点示范项目应用。在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水平发达的地区,如粤港澳大湾区,率先开展“无人驾驶货车”物流运营推广应用,实现“仓到仓运输”的智能化、网联化、无人化物流模式在厂区内优先落地。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