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北京大学教授、工业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长杨学山:数字经济是工业和ICT技术体系的融合

8月14日,由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组委会主办,中国电子器材有限公司、深圳市平板显示行业协会、中国电子报社承办的第八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开幕论坛在深圳举行。
发布时间:2020-08-18 13:46        来源:中国电子报        作者:张一迪

8月14日,由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组委会主办,中国电子器材有限公司、深圳市平板显示行业协会、中国电子报社承办的第八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开幕论坛在深圳举行。北京大学教授、工业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长杨学山发表了题为“为数字经济创新发展基础”的开幕演讲,分享了他对于如何认识数字经济以及数字经济应该打造什么样基础的观点。

三个层面

深入理解数字经济

目前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还处在早期阶段,整个社会要从工业经济转型到数字经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且整体上是不平衡的,无论国外还是国内,发展都是不平衡的。

若要高效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首先要全面深入地理解何为“数字经济”。

杨学山认为,完整地认识数字经济需要从三个层面深入理解。第一,要从经济层面来看,要认识到数字经济是一个新的经济形态,就像农业社会的农业经济、工业社会的工业经济,数字社会也一样,这个社会的经济形态叫做数字经济,并不是说它就是数字的经济,就是ICT的经济,或者说是网络的经济,智能的经济,而是一个经济形态。

第二,要从市场角度去分析,要认识到数字经济高增长背后的两个主要原由。“数字经济为什么重要?因为它最活跃,增长最快。”杨学山说道。他认为,数字经济最活跃、增长最快背后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数字资源在整个经济社会发展中起到引领作用。二是ICT在整个经济发展的技术体系里具有积极的带动作用。所以这两个因素使得数字经济在以后的发展中变得极其重要。

第三要从数字经济的内部结构来看。数字经济内部结构可大体分为两部分,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杨学山指出,数字经济的主体是产业数字化,而且这一部分的比重将持续增加。无论是互联网行业、电信业还是电子信息都要成为其中的一个部分。

从杨学山在演讲中提供的数据来看,按主营业务收入划分,对比互联网行业、电信业、软件及信息技术服务业、电子信息制造业这四部分数字产业化内部结构,电子信息制造业收入约11.5万亿元,占比最高。

那么从全局上来看,如何才能实现真正的数字经济?杨学山指出,数字经济不能理解为数字的经济、网络的经济、智能的经济,不是研究经济中的局部,而是讨论如何从当前的经济形态走向新的形态。

助推工业经济

走向数字经济

我国已经历了从车轮上的国家到连在网上的国家的过程,现在是要将车轮、网络、数字、智能合在一起,建设共同支持广泛事务的数字经济基础设施。谈到现有经济形态向不断发展的数字经济形态迈进时涉及的重点因素,杨学山认为首先就是基础设施。无论是农业经济还是工业经济,背后都有相应的基础设施在做支撑。基础设施为社会所用,其中有助于提高社会发展整体效率的部分就叫做基础设施。所以从工业经济走向数字经济一定要伴随着新的基础设施变革。新基建中的七个领域有七个发展方向,而这七个方向实际上都是朝着这个构建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方向行进的。

工业基础设施分为两个阶段,前期叫2.0,后期叫3.0。新基建包括的七个领域里有一大部分是在3.0的基础上向前进,也就是说需要更加先进的工业基础设施和信息基础设施交汇起来,或者说以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经济社会和政府治理的有效使用为基础的信息流,这些就是新的基础设施。沿着这条道路一步一步发展起来,连接起来,才能真正使得经济社会的发展走在一个新的、更高的平台之上。

工业技术携ICT

共推数字经济

谈及数字经济中数字技术的部分,杨学山表示,数字经济与ICT紧密相关,包括人工智能、轨道卫星、自动驾驶等所有技术的基础核心永远是ICT,没有核心技术,这些技术都发展不起来。基础的网络技术、芯片和计算机系统构成的处理能力、基础软件和系统软件,以及重要的应用软件,共同构成了数字经济中数字部分的核心。此外,安全技术是不可或缺的。“没有这些核心基础技术,新一代IT根基就没了,这是支持数字经济数字部分核心的技术。”杨学山强调。

然而,走向数字经济也不能单纯押注在ICT上,需要发展和原来的工业技术融合在一起的技术。从今天的经济走向未来的经济,这其中需要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既囊括了人的认知能力和感知能力,也把机械运动的部分由系统来控制。

基于模型的系统工程是实现数字化转型,融合创新、软件创新的方法论基础,也是技术基础。

杨学山认为,从农业社会过渡到工业社会,中间系统是可以忽略掉的,但是工业社会行进到数字经济时,上面提到的系统就是不可忽略的了。“因为农业中我们使用的工具是通过工业技术生产的,而且农业往后发展是要走向工厂化、工业化的,所以我们可以把农业那部分忽略掉,但是数字经济不能把工业部分忽略掉。”杨学山解释道。

工业技术的部分是永远存在的,就好比基础学科,化学和物理是可以共同发展的,它们是融合的技术。

杨学山强调,在往后融合的过程中,千万不要忘了工业技术,忘了化学和物理,这是一个重要的变革。

我国走向数字经济,它的技术体系是工业和ICT基础核心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新的技术体系,这是真正支撑我们社会变革的技术体系,而不仅仅是或者说不只是ICT单独作为一个新的经济形态的技术体系。

杨学山指出,从今天走向未来经济形态的时候,要记住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不论是制造什么产品、打造什么基础设施,还是优化农业生产,我们都需要把新的技术、新的要素加到原来的部分去,构成一个系统,然后在这个系统上进行全面的分析。技术是什么?我们的系统技术从工业1.0到工业4.0,最后的4.0是基于模型的系统工程,也是知识为基础的系统工程。构成模型之后才有要用什么样的要素、用什么样的算法、要实现什么样的功能,所以千万不要忘记,我们走向新的形态是一次重大的变革,而变革用方法论的角度看是系统工程的方法。从技术的角度看,我们是以模型为基础、知识为基础的系统工程,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具体环节才能从今天走向明天。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