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加快化解医疗应急物资多余产能

疫情至今,口罩、防护服等应急物资产能已经从供不应求快速过渡到相对产能过剩,为此,国家提出要优化重要应急物资产能保障和区域布局,发挥我国全球抗疫物资最大供应国作用,从内外两方面为过剩产能谋求出路。
发布时间:2020-09-17 13:26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赛迪智库

疫情至今,口罩、防护服等应急物资产能已经从供不应求快速过渡到相对产能过剩,为此,国家提出要优化重要应急物资产能保障和区域布局,发挥我国全球抗疫物资最大供应国作用,从内外两方面为过剩产能谋求出路。

疫情期间,我国医疗应急物资产能依规模依次分为三大来源。第一类是医疗器械行业或纺织行业等“同业”、“同族”企业的增产扩产转产,这也是本次应急物资的主要来源,它们劳动力分配灵活,产能质量高,适合进行出口或者长期产能储备;第二类是比亚迪等其他行业的主动转产,除创收外,保证自身正常生产需求是其转产的主要原因;第三类则是疫情期间投机建立的物资生产企业,这类企业数量多、质量差,“捞一笔就走”思想为主流,也是化解产能的主要淘汰对象。

在化解多余产能工作上,一方面需要对需求侧进行调控,其中“白名单”制度在实现淘汰落后产能、扩大出口和国家品牌创建等多项任务上发挥了重要作用。4月26日,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12号公告正式确立出口“白名单”制度,一是通过提高需求侧质量认证要求,倒逼供给侧改革,让市场来主动淘汰落后产能;二是为优质医疗和非医用物资提供出口快速路,发挥我国全球抗疫物资最大供应国作用,打造国家品牌效应。值得注意的是,两份“白名单”中CE认证居多,这与采用欧盟认证的国家数量较多、美国政治经济环境趋于恶劣有关。

另一方面,多余的优质产能也可通过合约方式形成产能储备。依托应急物资产业集聚区,以实物储备为辅、产能储备为主的储备模式,为企业建立产品全生命周期生产储备库打开政策窗口,缓解企业去产能压力,实现完善重要应急物资产能保障和区域布局的根本目的。

程明睿,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安全工程硕士,现为赛迪智库安全产业研究所研究人员。主要从事安全产业信息化研究、公共安全研究、工业安全生产政策与规划研究等,为相关政策和规划的制定提供支撑服务。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