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换帅“理工男”,英特尔能否王者归来?

北京时间1月14日,英特尔宣布现任CEO司睿博(Bob Swan)将于今年2月15日离职,现任云服务商VMware首席执行官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为新一任首席执行官,将接任司睿博职位担任英特尔第八任CEO,基辛格履新后也将加入英特尔公司董事会,该任命自2021年2月15日起生效。
发布时间:2021-01-15 08:48        来源:中国电子报        作者:李佳师

北京时间1月14日,英特尔宣布现任CEO司睿博(Bob Swan)将于今年2月15日离职,现任云服务商VMware首席执行官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为新一任首席执行官,将接任司睿博职位担任英特尔第八任CEO,基辛格履新后也将加入英特尔公司董事会,该任命自2021年2月15日起生效。

受此消息影响,英特尔股价一度涨幅超10%,收涨7%,市值大涨152亿美元,约合近1000亿元人民币。目前,英特尔现任CEO司睿博是财务官背景,而新CEO基辛格曾任英特尔第一任CTO,在英特尔效力30年,有40年的技术背景和领导经验。英特尔CEO从“财务官”换为“理工男”,能否让陷入诸多困境的英特尔上演王者归来,备受关注。

一个公司的命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CEO,司睿博担任CEO期间,英特尔遭遇了“多事之秋”。据说司睿博的上任是“半推半就”,他自己有诸多不情愿。2018年英特尔第六任CEO Brian Krzanich因桃色新闻被迫辞职,当时担任英特尔首席财务官的司睿博属于临危受命,在担任代理CEO的7个月之后,正式成为英特尔第七任CEO。司睿博的职业履历中,无论是在GE照明集团还是TRW公司或是HP企业服务、eBay公司等,都是财务官。或许正是因为财务经验,让其操持一个转型中的大型公司,有点勉为其难。

在司睿博任职期间,英特尔遭遇了各种各样的“流年不利”:在手机业务上,手机芯片在苹果新机上出现了诸多尴尬,5G手机芯片迟迟未出,导致苹果倒戈于高通,其后英特尔被迫出售手机芯片业务。

在PC业务领域,2020年夏天,英特尔最新一代芯片推迟发布,让如期问世的AMD芯片抢到了众多的笔记本厂商; 2020年秋天,苹果终止了与英特尔长达15年的芯片合作关系,宣布将在Mac计算机中使用自研芯片;与此同时传言微软surface也将采用ARM架构自研芯片。

在制程工艺上,英特尔7nm工艺一拖再拖,又让其IDM模式再度蒙上阴影。芯谋研究总监徐可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英特尔目前的困境是在工艺持续演进的执行力上出了问题。”

在股市上,英特尔的股价不断下滑,对手英伟达一度超过其市值。英伟达与AMD加快收购,来势咄咄逼人。在这样的背景下,换帅成为必须选择。

英特尔方面表示:“经过慎重考虑,董事会得出结论,现在是进行领导层变革的恰当时机,在英特尔转型的关键时期,利用基辛格的技术和工程专长。董事会相信,基辛格和其他领导团队,在英特尔继续从CPU公司向多架构XPU公司转型的过程中,将确保英特尔战略的强有力执行,以建立其产品领先地位,并利用未来的重大机遇。”

英特尔的CEO终于又换成了有强劲技术与工程背景的“理工男”。从履历上看,基辛格自2012年起担任VMware(威睿)公司首席执行官,他带领公司转型为云基础设施、企业移动和网络安全领域公认的全球领导者,使公司的年营收几乎翻了三倍。在加入VMware之前,基辛格担任EMC易安信总裁兼信息基础架构产品首席运营官,负责管理信息存储、数据计算、备份和恢复、RSA安全和企业解决方案的工程设计和运营。在加入EMC易安信之前,他在英特尔工作了30年,成为首任首席技术官,并推动了USB和Wi-Fi等关键行业技术的开发。他还是80486处理器原型的架构师,领导了14种不同微处理器的开发项目,并在酷睿和至强产品系列的成功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英特尔公司曾经的首任CTO,多种重要技术的原型架构师,又有带领传统IT公司向云转型的成功经验,“技术背景+转型经验+英特尔30年”这个几个关键词组合在一起,让基辛格成为带领英特尔从CPU向XPU转型的不二人选。

毫无疑问,摆在基辛格面前是诸多挑战。就像商汤智能产业研究院院长田丰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所言:“前有英伟达(3350亿美元市值),后有AMD(1105亿美元市值),英特尔(2334亿美元市值)在‘云-端-车’全栈芯片研发、1-5nm芯片制程突破上都面临挑战,原有护城河已经失效,急需开辟新航道。”

赛迪顾问集成电路产业研究中心分析师李秧认为,英特尔正在遭遇历史上最为严峻的一次挑战:技术上,制造工艺制程仍停留在10nm上,而竞争对手已经进军5-7nm;客户关系上,与苹果公司合作失利等;市场上,面临包括AMD等的强大竞争。

但同样摆在英特尔面前的,是大量的机会。IDC中国研究副总裁王吉平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第三方研究机构不方便就其他公司人事调整进行评价,但他强调,由于疫情的持续,反而导致全球PC市场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时期。2020年全球PC市场增长13.1%,个人电脑市场如飞奔的列车不断向前发展,在家工作、远程学习和恢复消费需求是主要的驱动原因。“所有迹象都表明,这种良好趋势的跑道,在短期到中期看来都还有一定成长空间。相信英特尔会随着全球PC市场复苏,业绩也变得越来越好。”王吉平说。

资本界以及产业界都对基辛格的到来给予了“看涨”的评价。美国银行分析师维韦克·艾里亚认为,英特尔更换首席执行官的消息是正面的,而且已经反映在股价上,同时将英特尔的目标价从50美元提高到58美元。

蒙特利尔银行分析师Ambrish Srivastava表示,尽管新任CEO可能无法立即解决问题,但基辛格的确是一个强有力的选择,尤其是考虑到他在英特尔的历史。

田丰认为,伟大的企业都是在几起几落中自我颠覆,新船长基辛格既懂芯片研发(30年),又懂产业场景(EMC、VMware),大刀阔斧的产品改革可能会带领英特尔重回王位。每一个新王者都是在原巨头的衰落中站起来,英特尔与英伟达、AMD的博弈,取决于新技术(基础研发)与新市场(指数级市场扩张),在PC、手机之后,未来胜负取决于AI数据中心的异构计算/分布式超算芯片、自动驾驶汽车芯片、AIoT的终端推理芯片。

徐可认为,新CEO有非常深厚的技术背景,也曾经长期被英特尔公司文化浸润,看好他能够最大可能地团结英特尔的内部力量,重塑执行力,在产品端重新建立技术优势。

李秧认为,基辛格帮助VMware实现从传统IT到云基础设施领导者的转型,实现了该公司营收的三倍增长;也曾在英特尔任职30年,熟悉英特尔的业务,未来他所带领的英特尔值得期待。

每一个IT巨头的转型都命系CEO的能力,就像微软的萨提亚从鲍尔默手中接下了CEO手杖,带领微软走上云的增长路;库克从乔布斯手中接下了苹果,开启的是十年的守业之路。现在基辛格将取代司睿博,能带领英特尔王者归来吗?让我们一起期待。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