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数字技术让国宝“活”起来

8K超高清互动展示、升降屏、透明屏、触控屏、VR/AR/MR、全息成像、投影拼接、触控交互、体感交互、3D Mapping等产品及解决方案,都已经应用于智慧文博应用场景。
发布时间:2021-04-14 10:06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谷月

敦煌莫高窟的佛像和壁画栩栩如生近在眼前,“飞天”的每一个褶皱仿佛都触手可及;《清明上河图》中舟船楼宇的精妙结构以及每个宋代人物的细微表情清晰可见……

历经岁月变迁的国宝在数字化技术的加持下,通过超高清显示、画屏、透明屏、触控屏、升降屏等显示技术,“活”了起来。如今,这样的场景对于普通民众已经不再陌生。

近日,三星堆的发掘和直播让“屏显”文物再度发酵,上新的500多件文物如何展现在大众视野面前、智慧文博将如何发展,成为热点话题。业内专家告诉记者,未来显示技术将与其他交叉技术结合,让文物可藏、可展、可赏、可鉴、可触、可玩、可学,使国宝真正“活起来”。

将历史激活

传统博物馆展示以单向观看和解说为基础,大部分参观者对着静止的文物,难以知晓文物背后的历史场景。

与此不同,不断发展的数字技术和显示技术却将为文物展出提供一个无限的、最安全的虚拟网络空间。“在这个虚拟空间里,别说是三星堆上新的500多件文物,将故宫的186万件藏品全部展出也并非不可想象。”洛图科技分析师郑海艳对记者说。

北京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将这种科技与文化的融合形容为“超级连接的博物馆”。他认为,博物馆要通过新的藏品阐释手段和新的科技方式寻找新观众,尤其需要采用更生动、更灵活的方法,为年轻一代解读历史经典、传达文化自信。

早在2018年,北京故宫博物院就联合凤凰卫视,采用VR、超高清、3D等显示技术打造了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清明上河图3.0》。8K超高清数字互动技术融合各种艺术形态,实现了观众与作品的多层次交互沉浸体验,在真人和全息投影影像技术结合的互动剧场,观众仿佛走进了《清明上河图》里的繁华盛景。

如今人们还可以通过VR设备“穿越时空”,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一切历史文物,感受古代的人文气息,感受真实的秦砖汉瓦,感受古人的生活细节。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北京故宫博物院,国内很多博物馆也在争相发展智慧文博。例如敦煌研究院的“神秘敦煌”文化展,利用数字科技呈现了7个极具艺术意义的1∶1复原石窟,以360°的动感“飞天壁画”给予参观者沉浸式的感官体验。开封博物馆的《清明上河图》通过数字化演绎,在环形大屏幕上成为流动的图景,大屏幕前还设有可触碰的小屏幕,观众通过手动点击,这些小屏幕就会以方言或现代语言进一步解读《清明上河图》中所示内容。

显示技术赋能智慧文博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京东方相关负责人透露,智慧文博解决方案包括素材采集、设计制作、体验场景、云平台等内容,通过多种多媒体互动形式提升藏品、展览的交互体验。“这是一种具有更多硬件种类、更具吸引力和科普性的数字化展示解决方案。”该负责人表示。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京东方已经通过8K超高清互动展示、BOE画屏、透明显示、数字多宝阁等产品及解决方案,帮助实现展品的数字化呈现及多媒体交互。

例如在京东方110英寸8K超高清显示屏上,明代画家仇英的《汉宫春晓图》几乎可以纤毫毕现,不仅让观众看到平时容易忽视的画面细节,还能通过交互Pad左右移动,欣赏整幅画作以及放大画面,观察画作里人物的表情、动作姿态以及衣着细节。

据了解,目前显示设备在智慧文博上的应用主要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游客进入博物馆之前,首先需要了解展陈主题、内容、展馆路线及进入展馆预约签到。常见方案设备以交互产品为主,如自助导览查询机、交互平板、互动立式标牌等。另一部分是进入展馆后,展陈显示方案包括LCD拼接屏、透明展示柜、全息展示柜、投影仪、互动数字标牌和滑轨屏以及互动桌等。

事实上,随着显示技术的进步,从传统展馆到智慧展馆的手段也在不断发展和成熟。8K超高清互动展示、升降屏、透明屏、触控屏、VR/AR/MR、全息成像、投影拼接、触控交互、体感交互、3D Mapping等产品及解决方案,都已经应用于智慧文博应用场景。

以互动OLED透明展示柜和全息展示柜为例,它们可以多维度对展品进行展示,并与多媒体视频内容完美结合,更能让游客有视觉效果的冲击力。洛图科技(RUNTO)的分析师告诉记者,三星堆发掘的金属面具残片、鸟型金饰片的锻造工艺及文物细节用此方式展示将更有优势。

而投影仪设备能够助力三维数字投影沙盘和裸眼3D多幕沉浸式体验,使参观环境具有较强的交互性,以此可以让观众身临其境般感受古巴蜀先民的居住设施和生活环境。

给商用显示带来新机遇

智慧文博已经成为商用显示智慧化场景中重要的应用市场之一,这也给商用显示市场带来新的机会。

据洛图科技估算,2019年博物馆展陈系统相关投资接近35亿元。从硬件设备需求看,投影仪设备为主要解决方案,需求比重达40%,LCD拼接屏需求比重在26%,互动透明/全息展柜、互动数字标牌及其他显示产品的需求分别是17%、11%、6%。

“从长远来看,文博产业与科技、互联网的结合,在智慧方向上的演进将丰富显示产业的产品结构和应用场景。联合其他智慧场景的发展,将给显示企业从元器件业务向工程、系统等整体解决方案业务延伸带来更多启发和可能性。”中国电子视像协会副秘书长董敏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

郑海艳分析认为,未来智慧文博的发展将更加注重情景设计。如今,各种硬件设备基本成熟,而展馆的故事性和互动性还需要继续加强,让游客与展陈文物及背后的故事主题产生互动,可以加深游客对展陈主题和文物的理解。此外,文物要实现数据化、档案化。从安全角度考虑,未来文物存储必将实现数字化,建立起文物全数字化档案势在必行。“要满足文物保护、展馆管理、观众的多方位和沉浸式的体验,形成新的商业空间和氛围。”她说,“这要求商用显示屏企业对产品品质、功能及解决方案进行升级,这也给企业带来新的发展方向。”

董敏强调,目前,文物保护、挖掘和修复都取得了一定成果,但在收藏、展陈、宣传等传统领域,科普、教育等人文领域,以及经济效益方面仍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显然,显示技术在这些方面将大有用武之地。“未来,文博产业的发展最根本的还是要通过显示技术以及其他交叉技术,让文物资源可藏、可展、可赏、可鉴、可触、可玩、可学。”董敏说。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