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5G应用扬帆远航

围绕5G应用实现的通信业与各垂直行业的融合,其实质是IT、CT、OT三条产业链。“这三条链的融合存在很大的挑战,需要不断地加强产业生态的建设。”李珊说。
发布时间:2021-07-20 10:17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刘晶 齐旭

5G发牌商用两年以来,我国已经建成5G基站96.1万座,5G终端连接数超3.3亿。从2020年疫情初起时武汉雷神山医院建设的“漫直播”开始,此后多个5G应用“出圈”,为更多人所知。前有5G覆盖珠峰峰顶,实时传送高程测量登山队登顶的高清视频;后有5G下井,为煤矿安全赋能……5G的创新应用不胜枚举,融合应用正处于规模化发展关键期。

如何让这些实现了从“0”到“1”突破的应用,能够进一步扩大范围、扩展商用能力,实现从“1”到“N”的跨越?日前,工信部等十部委联合印发了《5G应用“扬帆”行动计划(2021—2023年)》(以下简称《扬帆计划》),提出了8个专项行动、32个具体任务,聚焦重点行业应用发展方向夯实底座支撑,为我国5G应用蓬勃向好发展提供了引导和遵循。

5G应用“无人区”挑战重重

中国的移动通信发展,以前是3G跟随、4G同步,现在实现了5G引领。在3G和4G时期,是国外先商用、中国跟进。如今,中国的5G产业发展走在了全球最前列,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已经建成5G基站96.1万座,5G终端连接数超3.3亿,我国5G应用的数量以及成熟度均不断攀升。无论是网络建设、市场发展,还是应用探索,中国的5G发展已经全面进入了“无人区”,成为了别国学习和借鉴的榜样。

“但我们需要充分认识到,我国5G应用仍处于发展初期,5G个人应用体验不足,行业应用大多仍属于‘样板间’,5G行业应用规模发展的任务还很复杂和艰巨。”赛迪顾问数字经济研究中心分析师徐泽轩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说。

为增强终端、网络供给能力,解决应用标准缺乏等行业发展问题,日前,工信部等十部委联合印发了《扬帆计划》,将加快重点领域特色应用落地,推动基础扎实、模式清晰、前景广阔的重点领域加快推广,为进一步拓展5G行业应用蓝海、推动5G赋能千行百业,营造良好发展环境。

《扬帆计划》实行以点带面、分布推进的策略,即通过树立标杆、宣传推广典型模式,形成带动效应;以典型行业为切入点,聚焦探索重点“航线”,成熟一批、推广一批、复制一批,最终通过示范引领促进5G应用规模化落地。

具体而言,《扬帆计划》从面向消费者(2C)、面向行业(2B)以及面向政府(2G)三个方面明确了未来三年重点行业5G应用发展方向,涵盖了信息消费、工业、能源、交通、农业、医疗、教育、文旅、智慧城市等15个重点领域,贯彻了我国“十四五”规划关于构建基于5G的应用场景和产业生态,在智能交通、智慧物流、智慧能源、智慧医疗等重点领域开展试点示范的任务要求。

擘画5G应用路线图

《扬帆计划》对2021年到2023年5G应用设定了一个阶段性目标,实现重点领域5G应用深度和广度的双突破,构建技术产业和标准体系双支柱,网络、平台、安全等基础能力进一步提升,逐步形成5G应用“扬帆远航”的发展局面,到2023年,我国要打造IT、CT、OT深度融合新生态。《扬帆计划》还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指标,如到2023年,5G个人用户普及率超过40%,用户数超过5.6亿;在垂直行业领域,大型工业企业的5G应用渗透率超过35%,电力、采矿等领域5G应用实现规模化复制推广,5G+车联网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促进农业水利等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等;在5G网络覆盖水平上,到2023年每万人拥有5G基站数将超过18个,建成超过3000个5G行业虚拟专网。

业内专家指出,《扬帆计划》提出的这些目标,既考虑到现有的基础和能力,也对产业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要让产业界看到方向和目标,跳一跳是否够得着。

针对这些目标,《扬帆计划》提出一系列具体的行动计划,例如针对突破5G应用关键环节,要开展两项具体行动:一是5G应用标准体系构建行动,意在加快打通跨行业协议标准,研制重点行业融合应用标准,落地一批重点行业关键标准;二是5G产业基础强化行动。加强关键系统设备攻关,加快弥补产业短板弱项,加快新型消费终端成熟。

徐泽轩在分析《扬帆计划》时表示,5G基站的建设布局在5G应用中非常受重视。“我们从《扬帆计划》2023的目标来看,要使每万人有18个5G基站。按第七次人口普查看,目前国内有14亿人,2023年需要建设的5G基站数就要达到252万左右。”徐泽轩说,“我们可以看到,截至2020年年底开通的5G基站是71.8万站,从2021年到2023年,每年要建设60多万个基站。这样大的网络建设起来,下一步肯定是推动利用这张5G网络。”徐泽轩说。

“目前5G应用还是单点布局,只是某些龙头企业内部应用,没有形成一种可复制的经验,还不好推广到更多的中小企业普及应用。”徐泽轩认为,“扬帆行动为推动5G的单点应用向规模应用做了具体的工作部署,围绕三个主线——5G应用的管理环节、5G应用的重点领域和5G应用的支撑能力,做了32个方面的具体的工作部署。”

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说:“我相信最先出现规模商用的5G应用是和高清视频相关的,因为一方面手机产业已经很完善了,具备摄像头、计算等各种能力。有很多行业都需要高清视频,比如远程教育、智慧教育、电子商务等。其他的产业在终端的能力准备上还需要时间,但是在高清视频上,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培育5G应用要打“团体赛”

5G应用现在处于有大量的创新突破、等待商用爆发的前夜,中国亟须走出一条创新发展道路,需要我们自己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应用场景、产品形态和服务模式。然而,5G应用的产业链比较长,除了传统的终端、设备、运营商、传统厂商外,还有许多其他应用上层,包括应用层、平台层以及行业终端。

徐泽轩说,目前,5G应用的产业生态还不是很建全完善,各个行业的差异性比较大,产业生态还比较碎片化。尤其需要行业内组建一个共性技术研究平台,需要政府在其中发挥牵头、引导作用,运营商、设备商、行业内的龙头企业等几方力量参与进来,共同组建针对共性研发的平台,在跨行业融合应用平台上联合突破5G应用中存在的困难。

具体而言,在5G共性技术上,如支持微秒级时间同步的时间敏感网络、多点协作的超高可靠性、厘米级的室内高精度定位等方面的技术支撑还有不足;在标准上,5G应用的标准体系现在还不是很完善,需要在具体的5G应用场景下,给出具体的标准,尤其是要形成行业标准;在5G专网上,5G建网要更多考虑2B市场,这不仅要体现在5G的2B建网如何利用好公网、发展好专网,还要从5G在千行百业中未来的普遍应用角度出发,规划5G专网频段。

目前在5G物联网的发展中,最直接的困难就是芯片、模组价格太高。项立刚表示,其实对于千行百业来说,要把成本做下来还需要一个过程。5G模组成本现在还是一个很高的门槛,一般的模组成本大约需要1500元钱左右,最便宜的模组成本也要499元,需要通过提升各种各样的能力,把成本降下来,之后才能把5G能力发挥出来。5G未来需要服务千行百业,应用就不是通信行业仅凭一己之力就能推动得了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无线电研究中心无线应用与产业研究部主任李珊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把5G应用生态的建设比喻为“打团体赛”,“5G‘团体赛’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是国家部委之间、垂直管理的政府部门之间的部际协作,此次扬帆就是10个部门联合签署的,充分体现了跨部门合作。第二层是中央部门与地方管理部门之间的央地协作,鼓励地方建设5G应用创新引领区。第三层是实现跨行业协作的‘团体赛’,上下游产业之间,跨行业、跨领域的企业之间也能够互相协作,共同推动产业发展。”

围绕5G应用实现的通信业与各垂直行业的融合,其实质是IT、CT、OT三条产业链。“这三条链的融合存在很大的挑战,需要不断地加强产业生态的建设。”李珊说。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