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以重点应用牵引虚拟现实产业发展

发布时间:2021-11-22 10:33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张心怡

技术进步推动应用升级,应用发展反哺技术迭代。应用的牵引作用是虚拟现实等新兴技术创新发展并形成商业闭环的关键。10月20日,由江西省科学技术厅、江西省虚拟现实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承办,中国信通院江西研究院、江西省虚拟现实产业链专家咨询委员会支持的“VR+应用创新”主题论坛顺利召开。

XRSPACE大中华区CMO格欣表示,虚拟现实技术的三个关键是数字化身、虚拟空间、实时交互。数字化身技术可以用一张照片快速生成一个虚拟人,并进行很多个性化创新,90后、00后年轻群体可以通过新的玩法对自己在虚拟世界的身份进行超越真实自我的重构。一旦在虚拟世界有了数字化身,就与虚拟世界和元宇宙有了连接。虚拟空间是虚拟世界带给大家的独特体验,特别是在疫情发生后,C端的派对、社交,B端的展览、会议等虚拟场景,将成为必需品。实时交互,尤其是跨终端的实时交互是非常必要的。VR头盔保有量有限,如果VR头盔、手机、电脑都能进入到同样的虚拟场景中,就可以将虚拟空间的应用门槛降到最低,这也是我们在做的尝试。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北航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戴树岭指出,飞行模拟机是典型的VR系统,是在地面进行飞行员训练或进行工程研究的大型装备,它综合了空气动力学、建模仿真、自动控制、计算机实时图像生成及显示、机电一体化等多个学科和技术门类,是典型的高技术装备。飞行模拟机有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飞机本体以及飞机与环境的交互,也就是飞行员的接触对象,这是模拟机的核心内容。另外一个部分是虚拟环境的构建,包括视觉、声学、运动感知、力觉、触觉等,让飞行员在不同的飞行高度、飞行速度下感觉飞机操控力的大小。另外还有地球模型,提供给飞行员的模拟机要飞长距离航线甚至国际航线,地球模型应该是有标准模型的球体。构建一个高精度飞机模型是非常复杂的,一个空气动力的计算就要考虑14个因素,模拟系统的每一项都基于大量的计算或者实验数据作为支撑。飞行模拟机对于飞行员培养是至关重要的,带来的结果也是截然不同的。国产大飞机走向市场,不单是产品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如何在乘客中建立信心,这个信心主要来自飞行安全。飞行员经过模拟机培训以后,如果遇到突发情况能够处置得当,将保证整个飞机的安全。

山东浪潮工业互联网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商广勇介绍,VR系统有终端、业务、网联、协同四个重要要素,其中终端是门槛、业务是基础、网联是保障、协同是核心。工业互联网基于大的网络,在企业内部建立边缘端的计算能力,同时基于强大的计算能力和访问支撑,产生更多的协同和交互场景,最终实现更多场景化的VR业务。

金山云CDN及视频云产品中心总经理宗劼认为,在移动互联网之后,互联网最大的发展机遇是基于VR/AR技术的元宇宙。元宇宙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并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具有永续性、实时性、经济功能、可创造性、可连接性,同时又跟真实的世界相通,拥有现实世界的一切形态。元宇宙的构建,可以分为四个方面:一是网络。5G网络的高速率、低延迟、高连接密度特点,可以支撑未来新的应用创新。二是终端。从物理发展过程来看是非常典型的从弱到强、从笨重到轻盈。终端轻薄化的实现需要云端串流,把主要算力放在云端,边缘端只负责展示和运动捕捉。三是平台,当终端的数量增加,会吸引开发者在平台开发,开发出越来越多适应VR的应用,这就形成了良性循环。四是技术。元宇宙的强社交、超高清、沉浸式属性,提出了低延时、高算力、沉浸式FOV等要求,需要基于编码技术、算法、人工智能的智能超高清编码方案、VR分块编码技术、沉浸式FOV视场角等技术的支持。例如在8K FOV全VR场景中,在保证足够清晰度的情况下,一个155M视频经过视频编码、视频压缩后可以到5.5M,经过这个转换,消费者可以更流畅地享受VR。

江西科骏实业有限公司董事万可谦表示,车辆检修专业传统的培训方法,限制了新员工通过反复实操提升熟练度的机会。尤其是轨道交通的应急演练,很难在夜里11点前的运营时间开展。因此我们基于VR和数字孪生技术复刻了轨道交通三站两区间的应用场景,员工可以在这个平台练习日检、月检操作,还有轨道运营的基本课程和应急演练。如何提高虚拟世界视觉观感、体现虚拟世界的物理规律、增强虚拟世界的现实交互,是数字孪生平台着力解决的问题。结构孪生主要基于视频流的动态三维建模技术。机理孪生基于低样本数据的故障预测方法和轨道交通故障领域的知识库构建,涉及工程学以及终端客户的应用需求。我们在孪生宇宙可以进行车辆的节能驾驶和故障预测,涉及坡度曲线、空载重载车辆运行状态和驾驶员使用习惯的关联关系,把这个关系生成算法,继而对虚拟空间的驾驶车辆、模拟驾驶甚至节能效能进行分析。故障预测涉及与线下运营的匹配,要制定预测的时间和准度,通过通信实时作用于虚拟空间和真实世界。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两化所副主任陈曦指出,2014年谷歌VR终端的上市以及2016年Facebook对Oculus的收购,开启了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的元年,代表就是VR/AR面向消费级的终端面世。如今,虚拟现实第二轮产业发展的风口已至,产业发展的时机已来。第一个标志是有关虚拟现实的顶层设计接连出台,第二个标志是各大运营商的力推。2020年全球AR/VR终端出货量不足1000万部,今年国内三大运营商发展VR/AR用户的目标不止1000万户,对AR/VR用户普及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第三个标志是资本圈又出现了虚拟现实新的热词,比如元宇宙。虚拟现实的第三轮产业浪潮可能就是苹果VR/AR终端出现,它将是很重要的里程碑事件。从产业和技术角度,我们觉得现在虚拟现实是从三进四的阶段。在产业方面,虚拟现实走过了产业初生、产业成型阶段,进入了生态繁荣阶段,并走向单机智能与网联云控的有机融合阶段。下一个阶段就是规模上量,从“0到1”走向“1到N”。从技术阶段来讲,虚拟现实的沉浸感分为初级、部分、深度、完全这几个等级,目前也是“从三进四”,从部分沉浸走向深度沉浸。目前AR/VR的问题是展厅级、孤岛式、小众性和雷同化,目标是产业级、网联式、规模性差异化。还需要开展有关产业政策的引导和支撑工作,重大活动赛事和创新应用示范区建设工作,以及围绕芯片、屏幕、传感器、引擎等重点技术环节的专项工作等。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