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虚拟人”真的火了

发布时间:2021-12-06 09:44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张依依

身着古装、长发如瀑,眉间描摹花钿碎,手执毛笔光彩溢,近期,一位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横空出世,抖音账号粉丝数迅速突破130万。今年早些时候,一位头顶利落短发、身穿洁白T恤,喝可乐打哈欠的邻家女孩“阿喜”一跃成为“虚拟人”网红,一颦一笑、一顾一盼,让“虚拟人”走进大众视野。

除柳夜熙和阿喜之外,“AI龚俊”、清华大学虚拟学生“华智冰”、湖南卫视数字主持人“小漾”、央视新闻AI手语主播等闪亮登场,同样吸睛无数,“虚拟人”一时风头无两。根据测算,平均每天全球都将诞生一个“虚拟人”,到2030年,仅国内“虚拟人”市场规模就将高达2700亿元。

“虚拟人”市场的火爆离不开元宇宙的推波助澜。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沈阳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虚拟人”是元宇宙中的一个关键要素。真人在元宇宙世界中的分身就是“虚拟人”,“虚拟人”也因此成为绘就元宇宙蓝图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个体进化到群体创生,从概念到商业生态,“虚拟人”的深度进化在属于元宇宙的2021年年尾突然就火了起来。

“虚拟人”的觉醒

五光十色的百老汇,万般风情的香榭丽舍大道。在那条灯火辉煌的主干道上,数百万人正往来穿行。它能够被眼睛看到,能够被缩小,被倒转,却不曾真正存在。这是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中的街头一景。

大约30年前,读者们因赛博朋克流科幻作家斯蒂芬森创造出的光怪陆离而心驰神往。2021年的今天,读者们开始有机会“亲身”走入这个世界,去感受、去触碰、去经历眼前的精彩纷呈。

元宇宙,通向这个“大世界”的“小切口”便是“虚拟人”,即真实个体在虚拟世界的化身。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元宇宙概念助推下,说2021年是“虚拟人”技术的觉醒年并不为过。

“虚拟人”的觉醒首先体现在资本层面。今年11月,网易CEO丁磊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网易在元宇宙相关技术和规则上,都做好了准备。”丁磊口中的“做好准备”,极有可能是基于网易在“虚拟人”领域日益完整的投资战略布局。

今年10月,网易成功领投“虚拟人”生态公司次世文化,该公司曾成功推出迪丽热巴虚拟形象“迪丽冷巴”,黄子韬虚拟形象“韬斯曼”等脍炙人口的“虚拟人”偶像。本轮对次世文化的20亿元重注,已经是网易今年以来第五笔针对“虚拟人”领域创新公司的投资了。今年年初,网易分别对虚拟形象技术公司Genies、“元宇宙”社交平台IMVU、美国直播公司Maestro和“微软小冰”母公司—北京红棉小冰科技有限公司参与融资,“虚拟人”小创业生态链正逐步搭建,跃入众人眼帘。

与网易的一掷千金不同,在“虚拟人”赛道上,字节跳动和哔哩哔哩等互联网大厂的流量竞争策略昭然可见。2017年春天,一曲《达拉崩吧》让“虚拟歌姬”洛天依余音绕梁三尺,轻获粉丝百万,从此稳坐哔哩哔哩“虚拟一姐”宝座。看到“虚拟人”流量大蛋糕后,字节跳动于2021年7月入资乐华娱乐,为虚拟偶像团体“A-SOUL”的出道之旅保驾护航。

“虚拟人”的觉醒还映射在用户层面。腾讯、阿里巴巴等大厂面向游戏和零售市场用户,进行了一系列拓展操作:阿里巴巴推出天猫超市品牌虚拟形象“小铛家”,这位虚拟小主播不仅能直播带货,还能和观众互动,为天猫超市创下不小收益;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虚拟男团“无限王者团”,则担负起与游戏玩家互动的重任,还为电影《紧急救援》演唱主题曲。智能语音赛道上,科大讯飞于今年10月发布“虚拟人交互系统1.0”,实现基于多模态信息的情绪感知,在虚拟世界中打造助手或合作伙伴。

2021年,“虚拟人”还走向了寻常百姓家。深色戏袍,手摇折扇,京剧大师梅兰芳以“虚拟人”形象缓缓迈向观众,这是由北京理工大学等单位及团队共同发起的“虚拟数字人”项目。冬奥会前夕,央视首位AI手语主播正式亮相,为听障人士提供专业赛事解说。传媒另一隅,央视AI虚拟孪生主持人“小小撒”等“虚拟人”主播亦纷纷觉醒,悄然撕开元宇宙一角。

“虚拟人”市场真的火了

无论是互联网大厂对“虚拟人”豪掷千金,还是高科技企业对“虚拟人”产品的持续推陈出新,似乎都在佐证一件事——“虚拟人”市场真的火了。

近年来,火遍全球的“虚拟人”不在少数。今年8月,英伟达CEO黄仁勋短短14秒的“虚拟人”演讲视频已经足够让全球疯狂。资讯公司量子位发布的《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显示,到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2700亿元。根据ResearchAndMarkets研究,预计到2028年,全球虚拟活动市场规模将达到5047.6亿美元(约32707.44亿元),与虚拟人有关的虚拟活动市场规模正在不断扩大。

“主要是元宇宙概念带火了‘虚拟人’市场。”Nolo VR创始人张道宁对《中国电子报》记者坦言。不少人认为,元宇宙概念现在还浮于天上,凭一己之力带火“虚拟人”市场并不是好事。但在张道宁看来,元宇宙的概念驱动“虚拟人”市场呈现出火爆局面,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

张道宁表示,很多新事物的发展都是先有概念,由概念推动产业进步。概念破裂之后,产业仍在进步,在进步到一定程度后,概念再重出江湖,与产业并肩发展。

元宇宙概念让“虚拟人”成为焦点,但事实上,这并不是“虚拟人”市场火热的唯一原因。一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数字经济的发展,以及包括人工智能、CG(计算机动画)、硬件等综合条件在内的技术突破都是促使“虚拟人”走红的原因。另外,在用户需求方面,动漫文化的发展和用户视觉体验需求推动“虚拟人”走红;营销层面,虚拟IP的营销活动策划也为市场再添一把火。

现阶段,伴随上游各环节技术逐渐成熟,下游商业变现渠道不断拓宽,“虚拟人”给用户带来了更强的参与感与可创造性。

元宇宙雏形似乎已经显现,虚拟与现实的边界正在模糊。此前,“虚拟邓丽君”与周杰伦、费玉清在舞台上隔空对唱,让新歌出旧韵、经典永流传;2020年9月,大象互动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推出第一个Z世代虚拟达人Aimee;同年10月,蓝角马科技发布第一代超写实虚拟时尚博主琪拉(Qeelia)……

在AI驱动的“虚拟数字人”演进3.0阶段,智能交互与真实呈现正变得愈发明显。

沈阳向《中国电子报》记者指出,Vtuber(网站视频主)兴起带动虚拟主播的发展;由计算机虚拟合成的、高度逼真的三维动画人物,输入既有新闻文本,即可实时进行播报;虚拟数字人的发音、唇形、面部表情等与真人能够吻合;通过情感算法技术,虚拟数字人能实现与人类高质量情感互动。

随着AI能力的进一步增强,继“拟人性”“同人性”特点之后,“虚拟人”会呈现“超人性”特点。沈阳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解释道,这主要指虚拟世界中的“人”要去探索现实,会将“虚拟”实体化,再利用智能制造技术来组合成机器人,最终回到现实世界。

“虚拟人”制作之难

“虚拟人”作为元宇宙的关键要素,在与元宇宙适配的过程中需要整合多种高新技术,在关键节点上还要形成突破。

其中一大难点来自超写实“虚拟人”的制作方面。沈阳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超写实“虚拟人”要耗费巨大算力。每根头发都要像真人般清晰可见,因此每根头发光线和运动轨迹的计算量都非常大。

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教授、沉浸式交互动漫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翁冬冬同样向《中国电子报》记者提到了超写实“虚拟人”的制作之难。翁冬冬表示,人类对“类人”角色面部表情具有极强的感知能力,因此制作超写实“虚拟人”是计算机图形学领域中的难题之一。

另一难点来自智能交互。翁冬冬对记者表示,能够完整模拟人类行为的“类脑智能”或“具身智能”尚处前期研究阶段,距离实际应用还有一段时间。基于此,如何让“虚拟人”理解环境、构建意图推理能力、构建学习能力等将成为人工智能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

还有一大难点来自与真人的完全智能化匹配。沈阳以微表情为例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解释道,人的微表情有六七千种,在不同语境下,人的表情会发生变化。“虚拟人”的表情、嘴型、语音、内容等很难在如此复杂的情境下与真人完全匹配。

成本问题也是业界最关注的问题之一。沈阳指出,以三维建模为核心的场景技术、以智能语音理解为核心的交互技术、以情感计算为核心的感知技术、以动作捕捉为核心的行为技术,共同支撑起了虚拟数字人的构建。但沈阳也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使用这些技术制作一个“虚拟人”的成本很高,业界需要思考如何将“虚拟人”的制作成本大幅降低。

针对如何降低高成本“虚拟人”费用,咪咕方面提出了相关建议。咪咕表示,目前许多公司都在各自为战,所以国家需要出面推动相关平台建立,推动内容共享,鼓励各家企业主动开放自家内容。

除上述问题之外,包含1000亿数据量和知识图谱的知识系统、如何将“虚拟人”与机器人更好地结合,都是需要不断探索且充满挑战的领域。目前,沈阳教授及其团队正在对这些难题进行攻关,推动虚拟数字人在不违反现实世界法律及伦理规范的前提下实现发展。

未来仍有巨大想象空间

AI性能的提升让“虚拟人”具备逼真的感知系统、感知形象和思维大脑,AI高效的计算分析处理引擎让多维信息的综合处理变得更为高效。在技术和场景等要素的浇灌下,如同一座金矿的“虚拟人”有望乘元宇宙东风形成生态,汇聚全球开发者和IoT厂商,展现出更大的生机与可能性。

元宇宙时代来临,技术环境让虚拟数字人发展迎来利好。沈阳表示,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和语义理解技术不断进步,3D成像传感器和VR技术日益成熟。物联网时代下,算力提高与通信速度的加快,都为虚拟数字人的发展提供了技术保障。

得益于技术进步,“虚拟人”展现出多域化渗透趋势,在文娱、服务、教育、公共和营销等领域都有用武之地,正在为各领域的发展提供条件。以人机交互场景为例,“虚拟人”的加入使信息传递在语音交互基础上实现了可视化。科大讯飞有声平台总经理郜静文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虚拟人”具备的多元化、个性化和情感表现等特点,将拓宽智能语音赛道,让智能语音拥有更多应用方向和场景,反向驱动人工智能拥有更高智能化表现。

总体来看,目前“虚拟人”在To B市场有两个导向。郜静文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谈道,To B市场中,功能需求是第一个导向。郜静文表示,在媒体和金融领域,“虚拟人”更多承担一些功能上的作用,比如辅助主播进行新闻播报,或是担任业务人员的客服引导等。第二个导向是成为品牌IP。作为品牌的虚拟IP,“虚拟人”会提升企业的品牌辨识度,成为虚拟偶像和虚拟代言人,这些场景又会影响到To C场景。

“虚拟人”作为元宇宙产业的重要一环,在未来五年将是各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翁冬冬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构建元宇宙无法使用当前的真实演员进行直接内容生产,而是要将演员进行三维数字化,来满足元宇宙系统中用户对三维沉浸式交互体验的需求。基于此,翁冬冬认为,未来五年,围绕“虚拟人”构建、智能驱动、新型交互模式的新技术公司将得到快速发展,而“虚拟人”教师、“虚拟人”客户服务甚至“虚拟人”伴侣等应用将陆续涌现,成为行业热点。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