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张英:提升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软”动力刻不容缓

95%的研发设计类工业软件、50%的高端生产控制类工业软件依赖进口,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软”动力不足,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集成电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等现代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2023-03-10 09:49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齐旭

95%的研发设计类工业软件、50%的高端生产控制类工业软件依赖进口,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软”动力不足,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集成电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等现代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工业软件作为‘国之重器’,亟须在技术攻关、创新应用、生态构建等方面加大力度,更好支撑现代化产业体系。”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张英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制造业转型升级需要提升“软”实力

作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软”动力,工业软件已被列为当前我国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最迫切的问题之一。工信部出台的《“十四五”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规划》提出,要补足国内产业链短板弱项,其中提升工业软件水平是重点环节。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数字中国建设整体布局规划》指出,要在工业等重点领域,加快数字技术创新应用。

在张英看来,我国工业软件在关键技术、技术架构、标准体系、投入机制等维度短板较为明显,与国外头部工业软件的差距较大,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集成电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等现代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关键技术方面,我国的工业软件大多构筑在国外工业软件厂商提供的工具、平台和系统上,对外依赖程度较高。工业软件供需产业主体间协同能力较弱,各自为战,难以形成有效合力。大中小企业对本土工业软件接受程度不高,应用水平参差不齐。

技术架构方面,我国工业软件企业的产品开发模式大多数是模仿国外软件架构和功能,理念和技术上处于跟随状态,缺少对新型技术、新型架构的主动研究和应用创新,尚未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工业软件技术路线和开发模式。

标准体系方面,各行业领域工业软件的研究开发缺少统一的行业规范和标准体系,工业软件研发所依赖的行业知识和工业大数据积累较为匮乏,导致工业软件开发普遍存在适用性弱、集成度低、性能不佳、迭代更新慢等问题。

投入机制方面,当前我国工业软件研发以高校、科研院所和部分企业为主体,主要研发资金来源为政府投入和企业自筹,由于研发投入大、周期长、风险高,且工业软件上市渠道不畅通,导致社会化资本参与度不高,难以形成规模化持续性投入。

亟须在技术攻关创新应用等方面加大力度

针对工业软件关键技术缺乏自主可控、技术架构缺融合创新、标准体系缺系统布局、投入机制缺资本参与等问题,张英从四方面给出建议,以尽早实现工业软件自主可控。

一是支持工业软件信创,打造协同开发应用生态。包括实施工业软件信创工程,支持工业软件企业和高校科研院所等面向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工具引擎等基础共性工业软件平台或组件开展攻关;鼓励通过搭建开源社区、联盟组织等方式,实现对碎片化创新要素的网络化整合,构建资源富集、创新活跃的工业软件开发与应用生态;发挥行业龙头企业“链主”平台作用,以普惠化方式推进本土化工业软件在产业链上下游中小企业的应用,提升本土工业软件的应用普及率与市场认可度,并利用实际工业应用场景和数据加速工业软件的持续性迭代优化。

二是实施技术架构融合创新,探索特色差异发展道路。鼓励工业软件企业开展新一代信息技术(如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与新型软件开发模式(如微服务架构、云原生、低代码等)融合创新,推广普及工业App和SaaS化应用,形成本土工业软件轻量化、易用性、可配置等优势,探索走出一条本土工业软件的特色化与差异化发展道路。

三是构建行业体系标准,推进工业软件重点突破。建议针对集成电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等现代化产业重点领域,构建行业性工业软件统一架构和标准体系,梳理形成重点攻关任务清单,支持高校科研院所、行业企业、工业软件企业、工业互联网“链主”企业等联合共建技术创新中心、制造业创新中心,形成行业数据库、知识库、模型库、机理库,实现工具化和软件化;在行业性工业软件重点突破的基础上逐步拓展,发展成为具有行业通用性的工业软件。

四是畅通企业上市渠道,提升社会资本参与力度。建议在工业软件企业IPO过程中实施“即报即审,即过即发”的“绿灯”政策,加速工业软件企业的资本化过程,以提升社会化资本参与度,以此吸引更多的研发创新主体与高端人才团队,并通过资本与产业、市场的天然纽带,加快整合资源推进本土工业软件的产业化应用和推广。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